李朝俊:桐柏山的花

2019-03-14 16:09:22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9063 分享到:

image.png

一棵两棵三棵,一种两种三种,一山两山三山,一岭两岭三岭,望上一眼两眼三眼,直望得满眼忙不过来,花潮还是一个劲地、一浪又一浪涌来。鲜花盛开在桐柏山上下,香溢在淮源碧水两岸,倒映在山水一湾连一湾。

脚踏在故乡金楼寨山巅,童年的记忆,在花香中,在春风里,生成跳动的文字,让我不能自已。清明节后,天暖地绿,是我童年最好的季节,赤脚露背到野地打滚撒欢。真应了老话“靠山吃山”,山里娃天然识百草。

年长三岁的二姐,是我童年的监护人。我和二姐常常挎着竹筐,到外面挖“鸡腿”,一玩就是大半天。

鸡腿花开在地埂上,因花梗下的根如鸡腿,甜味可食得其名。黄的花,绛绿色的秧,挤爬在地皮浅草里,寻常得草色之中没个颜色。二姐一边仔细找秧,一边用撅头使劲挖,然后从几个鸡腿秧中找出沙土地红薯般颜色的,抖去泥土,用秧叶擦拭后,慢慢剥开鸡腿皮再给我。咬一口,甜中有香味,嚼了好几口也舍不得咽下,留在嘴里存香呢。

地丁花,地埂山岭都有。叶如含羞草,花色特亮眼,花开好几枝,各有独到处。火红色的是花蕾初生时,紫红色生在含苞待放间,淡紫色开在花中央,粉红色表明盛装怒放。大人常常让挖一些放在院子里,晾干晒透,用牛皮纸包上,吊挂在屋角。谁要是有个头疼脑热,便可以拿来煮水喝。

鸭娃花开在河埂上,叶子厚厚,绿中生白,接光面绿油油的,背光面白花花的,还带着绒绒的毛。五六片叶子长成一丛,鸭娃花浮在叶茎上,黄黄地盛开,真如农家新出壳的小鸭,张着可爱的小嘴,让人不忍动它。

野郁金香开在山脊漫坡上。之所以叫野郁金香,实在是因为它与城里的郁金香好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叶子没有郁金香绿。野郁金香浅草色的叶上长有白毛毛,用手摸有带刺的感觉,花在三四片叶中,艳得比郁金香还劲爆。那紫色的,嫩嘟嘟,咋看咋漂亮;那黄色的,金贵得很,太阳一照,亮得耀眼;那红中带粉的,也很稀罕人。我叫这花野郁金香,家里人说是白头翁,繁花落尽,丝丝花蕊成白绒,好比神仙老头的白胡白发。

葛花开在沟头岭崖上,紫花如霞,香味绕藤。在半开未开的时节,清香扑鼻不说,入口吸吮,甜到心底,生津止渴。一筐又一筐挑到家里,母亲用滚烫柴锅水焯一道,捞出放在竹席上晾晒干,秋天是道鲜美的菜,可与肉炒,可与蛋炒,可加面清蒸,还可入馅包饺子。

桐柏山的花,多得数不清,除了这些,还有桃花、梨花、杏花、槐花、桐花、金银花、桔梗花、海棠花、玉兰花,等等。而最光彩夺目的映山红,是桐柏山骄傲的英雄花,漫山遍野随处可见,像共产党人的种子,在人民中生根成长。

桐柏山的花,悦我目,果我腹,静我心;桐柏山的花,是我魂牵梦绕的乡情花。

分享到: 编辑:乔石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