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二月河的帝王世界

2019-04-10 09:41:40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0545 分享到:

image.png

二月河是南阳的骄傲,是中原作家群的杰出代表,他的勤奋、坚持与大器晚成的人生际遇,塑造了其卓尔不群的作家形象,创造了难以企及的文学高度。他敢于质疑权威、破除偏见,勇于构建新的帝王文学体系,成为新时期文化力量中一枝令人惊艳的玫瑰花。

二月河通过帝王系列作品,建立了自己朴实、丰满、写实的语言系统,这个系统,一部分来自古典名著的滋润,一部分来自中原文化的涵养。

二月河将位于皇权中心的人,当成自己最熟悉的人来描写,他们有血有肉,其喜怒哀乐,可以感知,可以触摸。皇宫深深,更多的是无形羁绊;君臣隔阂,更多的是欲言又止。在二月河的笔下,没有神话,更没有戏说,话语朴实而暗藏机锋,用笔典雅而饱含人生哲理。

二月河通过帝王系列作品,塑造了清王朝三代君臣的群体形象,创建了属于全民族的“帝王江湖”文学结构,凝聚了各阶层的共识,完全可以和金庸先生通俗意义上的“侠义江湖”平分秋色。

金庸和二月河惺惺相惜,他们在塑造帝王形象时,事件重合而角度、立场不同,所以南北两位文坛巨擘的会面才格外引起网友关注。

金庸注重的是底层民生以及民族文化大融合,二月河注重的是中国政治版图的统一和维护皇权统治的帝王意志;金庸的江湖注重行止由心,身心自由,每一位主角都自带光芒,人格上近乎完美;二月河注重责任与担当,在他的江湖中,每一个人物都个性鲜明,但都被政治裹挟,难分对错,他们都带着与生俱来的时代局限和政治私心,几乎没有十全十美的“伟光正”形象,这符合生活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

在二月河的笔下,勤政是小说的主旋律,反腐是并行的隐线,民生永远是待解的课题,现实性和复杂性像阳光照进现实,给我们警醒和参照。

有人批判二月河为帝王立传,为皇家唱赞歌。恰恰相反,笔者认为,二月河先生以难得的勇气,凭一己之力,试图拨开迷雾,还历史以真相。他肯定帝王成就,但也毫不回避皇室隐私、宫廷斗争和视人命如草芥的封建酷政。另外,在他的笔下,帝王驭人之术如寒冰冷雪刺人心骨,帝王统治之无形大网,让人遁无可遁不寒而栗。他将帝王形象立体呈现,毫无简单的赞美之意。

二月河将历史性和文学性合二为一,他的文字浑然天成,大气磅礴,语言生动多彩,体现出大国文化的厚重和丰润。

分享到: 编辑:郑丰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