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立岳:春天里荠菜香

2019-04-12 16:38:33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0140 分享到:

image.png

一场春雨一场浓,身处异乡的我,愈发怀念故园里那一片绿油油的荠菜了。

荠菜,在我的家乡南阳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野生植物。每年的农历二三月间,是野生荠菜的生长旺季,尤其是清明前后,田垄地头、沟渠河汊,随处可见。它们不管地势坑洼与平坦,不择土壤的贫瘠与肥沃,锯齿一样的叶片匍匐于地,毫不张扬地展示着顽强的生命力。它们一丛丛、一簇簇,像一杯杯芬芳的老酒,将春天所有的情愫都氤氲成了一季的醇香,生活中或许因了诸如荠菜般的亮色,才有别样的味道吧。

小时候,母亲常说“老天爷饿不死瞎眼雀,只要有野菜吃就啥也不怕!”母亲经历过三年自然灾害,她吃过刺角芽,嚼过茅草根,啃过水荸荠,捋过榆钱儿,相比于枝头艳丽的桃红柳绿,那一棵棵灰头土脸的荠菜更让人觉得日子过得踏实。

那时候放罢学,最开心的事就是挖荠菜。男娃们、小丫头们纷纷脱去臃肿的棉衣棉裤,抖抖精神、三五一群地提上一个小竹筐,拿一把铁铲,在麦地里挖荠菜。说是挖,倒不如说是抢,哪里荠菜多,便蜂拥而上,小的用铲子剜,大的用手薅,比帮赶超,看谁采得多,大概挖荠菜的乐趣就在于抢吧。这个时候的荠菜,一窝窝,一棵棵,鲜嫩肥绿,棵大的中间会竖起一根主茎,主茎上依次长出小叶片,在叶片的叶腋处,又分出无数支茎,茎上层层叠叠地开满碎米一般的小白花。折下一枝,闻一闻,清香悠悠;结的种子如芝麻大小,仔细端详,形似一柄柄小小的芭蕉扇,可爱无比。爱美的小丫头们,常常会掐一把荠菜花,别在耳朵上,插在头发里,高兴着、嬉闹着,顺口唱着童谣:“荠荠菜,包扁食,不够那个小妮一呀一碗吃,小妮给我挤呀挤挤眼,我给那小妮一呀一点点,小妮对我点呀点点头,我给那小妮一背篓……”

勤劳的母亲,在这个时候,都会攀上二奶、大珍婶一道到自家的地里挖回好多荠菜。老的切碎掺些麸皮喂鸡喂鸭,嫩的包成荠菜饺子。嫩荠菜焯水之后剁碎了放一旁,用白面烙饼切成小块状,最好再磕上几个鸡蛋,一起倒进剁碎的荠菜里,点几滴麻油,撒点盐巴,搅拌均匀做成馅,包成鸡蛋荠荠菜饺子,这样的美味还未出锅,我早已垂涎三尺。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印象中,辛弃疾关于荠菜的描绘,是春天里最美的画面。

分享到: 编辑:乔石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