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传海:长怀贾傅井依然

2019-06-11 08:41:42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1454 分享到:

翟传海: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blob.png

国庆中秋双节决意去往心仪已久的韶山圣地一观。

因赶到长沙城已是下午,便在入住酒店后去往市内闲转。在孩子们的手机搜索、定位、导航下,直接走到了长沙古城的太平街。太平街是长沙古城保留原有街巷格局最完整的一条小街,巷宽不过六七米、全长也只是三四百米的样子,但鱼骨状街区门店林立。除了老字号、民族工艺品、文化休闲产业、湖南长沙特产之外,长沙臭豆腐、大香肠糖油粑粑、肉粉等各样特色小吃令人眼花缭乱。可能是正赶双节假期,满街人流比肩接踵,真有挤怀孕、挤流产、挤掉Wi-F的感觉。随波逐流间不经意一扭头竟然看到了“贾谊故居”,这真是太happy了!挣脱人流,凭身份证免费领取门票便一下子走进了一处“世外桃源”。

blob.png

贾谊故居是贾谊被贬居长沙时的住所,始建于汉代,东晋改为陶侃庙,南朝修复,唐宋时其规模达到鼎盛。

故居很新,也很老。1996年11月重建的贾谊故居草木齐整、院落有致,有大观楼、贾太傅祠、太傅殿、寻秋草堂、古碑亭、碑廊等,是一处小巧幽谧的庭院。乍一看它又是一座牵强附会的人为之作,但仔细看了就会明白它的应有价值。故居介绍上说“贾谊故宅历代屡经翻修,然其基址未变”,从明朝成化元年始,形成祠宅合一之格局,历经元明清各朝。1938年“文夕大火(因日寇进犯国民党当局采用焦土政策,于1938年11月13日凌晨发生在长沙的大火)后,在废墟上建太傅殿,“文革”中又遭毁灭。

“不见定王城旧处,长怀贾傅井依然。”故居内石条铺砌的地面上嵌有一口双眼,上敛下大其状如壶,相传是贾谊所凿称太傅井,因杜甫诗句又称其为“长怀井”。

blob.png

blob.png

贾谊(前200—前168年),河南洛阳人。西汉初年著名政论家、文学家,世称贾生,《汉书·艺文志》记载贾谊散文共58篇。其作品大体可分为三类,一类是专题政论文,如《过秦论》;一类是就具体问题所写的疏牍文,如《陈政事疏》;还有一些是杂论。

贾生从小刻苦学习博览群书,18岁就因能诵《诗经》、《尚书》和撰著文章而闻名于河南郡,并备受郡守吴公赞许和举荐;21岁就被刚即位的汉文帝召为博士,掌文献典籍;不到1年就因才学卓越而被破格提为太中大夫,朝廷上许多法令、规章的制定都由他主持进行。

“洛阳之人,年少初学,专欲擅权,纷乱诸事”在汉文帝要提拔小贾做具有实权官职时,遭到了权贵们的反对,如绛侯周勃、颍阴侯灌婴,还有一个邓通(擅长划船的黄头郎,因汉文帝做梦登天得到他的推扶成为其嬖臣男宠。凭借与汉文帝的亲密关系,开铜矿铸钱富甲天下。文帝死后,景帝罢免并查抄了邓通,至死不名一钱)。于是23岁的贾谊,只得根据工作需要去做长沙王的老师。

“宣室求贤访逐臣,贾生才调更无伦。可怜夜半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汉文帝在对诸多饱食终日的大臣感到厌烦时,又把贾老师从长沙召回了京城。汉文帝召见贾谊不问政事不问其他,只问关于鬼神的事。而贾老师关于鬼神的见解,也让文帝感到很新鲜,甚至挪动座位凑到他的跟前。君臣二人一直谈到半夜,汉文帝仍意犹未尽:“好久不见贾生,我还以为自己的学问赶上了他,现在听了他的谈话,还是不及他啊!”

贾老师回到长安,朝廷上人事已有很大变化。原来曾压制过贾谊的灌婴已死,周勃在遭冤狱被赦免后回到绛县封地,不再过问朝中政事。但是,文帝还是没有对贾谊委以重任,只是把他分派到梁怀王那里去当老师。其原因,还是由于邓通这样小人仍在文帝身边。

不过,对贾老师来说,他所关心的似乎不是自己职务上的升降,而是国家的政治形势。在当时,西汉王朝的政治局势基本是稳定的,但也面临两个已见端睨的大问题。一个是中央政权同地方诸侯王之间的矛盾,一个是汉王朝同北方匈奴奴隶主政权之间的矛盾。如济北王刘兴居、淮南王刘长接连叛乱,吴王刘濞企图叛乱的消息时有所闻,匈奴侵扰北部边境经常发生。贾谊透过当时政治局势的表面稳定,看到了其中潜伏着严重的危机。对此他接连多次向文帝递交意见建议,其中最著名的便是《治安策》。

《治安策》从国家的长治久安出发、居安思危,痛陈盛世下潜伏的危机,直指西汉同姓王分封制之弊:诸王幼弱,可暂免为祟,但将来长成,国家必现“一胫之大几如腰,一指之大几如股”的尾大不掉局面。建议朝廷“众建诸侯而少其力”,及早削弱其挑战中央的能量。

贾老师的意见建议,不仅在文帝一朝起了作用,更重要的是对西汉王朝的长治久安起了重要作用。如景帝刘启时,晁错提出的“削藩”政策,就是贾谊主张的继续;景帝三年吴楚七国之乱,证明了贾谊对诸侯王的分析的正确性。平定七国之乱之后,汉王朝就乘机削弱地方诸侯王的力量,使他们仅得租税,而失去了直接治理王国的权力;到了汉武帝刘彻的时候,颁行的“推恩令(允许诸侯王将其封地分为若干块,分给自己的子弟,从而实际上分散和削弱了诸侯王的力量)”,更是贾老师提出的“众建诸侯而少其力”之主义、思想、理论、发展观的全面实行。他《谏铸钱疏》关于禁止私人铸钱、由中央统一铸钱的意见建议汉武帝实行了。而且也抛弃了贾老师引为耻辱的和亲政策,并取得了对匈奴战争的伟大胜利。

“贾生才调世无伦,哭泣情怀吊屈文。梁王堕马寻常事,何用哀伤付一生。”后来,梁怀王刘揖入朝骑马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死了。虽然这件事没有贾老师的直接责任(汉文帝页安慰了他),但是贾老师感到自己身为太傅没有尽到责任,便一直哭泣和忧郁。因此,不久年轻有为、怀才不遇的贾老师便在忧郁中英年早逝了,年仅三十三岁。

毛泽东许多诗词中提到过许多位历史人物,如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魏武、轩辕、霸王及其吴刚嫦娥等等,但多是提到1次而已,单单对贾谊却提到3次之多。如1918年所写的《七古·送纵宇一郎东行》:“年少峥嵘屈贾才,山川奇气曾钟此”;1954年作的《七律·咏贾谊》:“少年倜傥廊庙才,壮志未酬事堪哀。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雄英无计倾圣主,高节终竟受疑猜。千古同惜长沙傅,空白汨罗步尘埃。”还有就是1964年作的《七绝·贾谊》。

blob.png

“一时谋议略实行,谁道君王薄贾生?爵位自高言尽废,古来何啻万公卿。”改革家王安石看来,皇帝对臣子施恩之厚薄,不在于所赐爵位之高低,而在于是否采纳了他们有利于国计民生的政治主张。如果采纳了,就是恩深,否则,即使爵位再高,也只能算恩薄。

大文学家苏轼则反其道写有一篇《贾谊论》,他认为贾谊的才没有得到完全施展不是君王的过错,是他自己造成的。因为他不能利用汉文帝来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还因为他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他应该结交讨好周勃、灌婴这样的权臣,使他们不猜忌自己,这样就可以施展自己的才能了,自己的理想就可以实现了。所以苏轼认为贾谊志向远大而气量狭小,才力有余而识见不足。

固然,苏轼所持的观点大抵上是中国官场自古至今“颠扑不破”的真理,也即要想被领导提拔和重用不仅要学会审时度势,还要学会曲意奉迎、阿姨奉承,溜须拍马,阳奉阴违、拉关系套近乎,特别是还要“该出手时就出手”等一系列的做官潜规则,原因吗就不多说了——你懂的!但如果这样贾谊还是贾谊吗?能历经2000多年“长怀贾傅井依然”吗?我们南阳话儿——不强吧!

分享到: 编辑:阮延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