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传海:范雎与张禄

2019-06-12 10:32:00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8868 分享到:

翟传海: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image.png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魏国人叫范雎,早年是一个出身寒微之人,但同时也是一个胸怀大志之人。他苦心孤诣,孜孜以求,本打算为自己的国家做点贡献。无奈家贫,进阶无资,朝中无人,只得去到魏国高干须贾门下做文职小工(门客)。

公元前284年,燕国大将乐毅纠结魏、燕、秦、赵、韩五国攻打齐国,齐湣王被杀。次年齐湣王之子田法章即位,是为齐襄王。魏国昭王害怕其报复,派须贾出访齐国以求交好。作为打手兼某士的范雎自然跟随。

在齐国朝堂上,见主人须贾被齐襄王数落得无言以对,范雎便挺身而出仗义执言。不但替主人解了围,而且维护了祖国尊严。这一发言不打紧,他的雄辩之才深得齐襄王敬重,欲留其做齐国的重要领导,并赠黄金十斤,牛、酒等物,范雎坚辞不受。使者四传齐王之命不跟罢休,无奈范雎收下牛、酒,退回金钱。

露头的椽子先烂,出头的鸟挨枪。回国后,被属下抢占风头的须贾,不仅不赞扬老范的高风亮节,反向相国魏齐诬告,说他私受贿赂,出卖情报。魏相国听了不问缘由、不分皂白,令人把范雎打得肋骨折断牙齿断落。范雎昏死过去后,魏齐让下人用烂席子将其卷了扔在厕所里,让喝大的人们轮番向其身上撒尿,以此侮辱,惩一警百。

天将黄昏,苏醒过来的范雎在席子里悄悄对看守说:“反正我也活不成了,您让我死到家里吧(当然还许有好处)。看守就请示扔掉席子里的死人,喝大了的魏相国就同意了。后来魏齐恐其不死,又派人搜寻范雎。范雎的好友郑安平听说后,赶紧把他藏匿起来,并帮他改姓更名叫张禄。后历经磨难,被秦国使者王稽带回。

image.png

范雎逃到秦国后巧进说词以语激之,才见到秦昭王。面见秦昭王后大胆抨击穰侯(魏冉),越过韩国和魏国进攻齐国的做法和私心(欲扩其封地),提出了“远交近攻”的国家战略。主张将韩、魏作为秦国兼并的当下目标,同时应该与齐等国保持友好关系。于是,范雎就被拜为皇家顾问。之后,他又进言昭王,秦国的王权太弱,亟待加强王权。于是秦昭王废太后,并将国内四大贵族赶出函谷关外,拜范雎(当然,这是他叫张禄)为秦国总理。

秦昭王四十一年(公元前265年),魏王闻知秦昭王用张禄之谋,将要东伐韩、魏,急召群臣商议,派须贾赴秦求和。范雎闻知魏王遣须贾至秦求和,换去相服装做寒酸落魄之状,去招待所见到须贾。须贾见了大惊:范先生?我以为你被魏相打死了呢。范雎:当年被弃尸荒郊,幸得苏醒为一过客所救,亡命于秦为人打工糊口。须贾不觉动了哀怜之情,留之同坐,索得食物赐之。时值隆冬,范雎衣薄而破,战栗不已。须贾见状,赶忙让随从拿出一件大衣披在范雎的身上(故,后留《赠绨袍》),并求其引荐秦国当朝宰相张禄。

当须贾得知范雎就是张禄张大丞相时,如梦中忽闻霹雳,赶快脱袍解带跪于门外,托守门者报告说:魏国罪人须贾在外领死!范雎在鼓乐之中缓步而出,威风凛凛,坐于堂上。须贾跪伏不起,连称有罪。范雎说:“你就是有罪。一你无端说我出卖魏国,二你卖仆求荣,三魏齐打我辱我你不劝解不制止。对你本该断头沥血以酬前恨,但你良心未泯送我一件袍衣,因此饶你性命!

范雎入见秦王,说魏国惧秦遣使求和,并将往事一一禀报。秦王依范雎之言准魏求和,须贾之事任其发落。几天后,范雎在丞相府大宴诸侯大使,宾客济济一堂,觥筹交错很是热闹。唯独将须贾安排在阶下,只备些料豆让两个犯人手捧喂之。众宾客甚以为怪,范雎便将旧事诉说一遍,然后对须贾厉声喝道:秦王虽然许和,但魏齐之仇不可不报。留你一条蚁命归告魏王,速将魏齐人头送来。否则,我将率兵屠戮大梁(魏国首都)!

须贾归魏,将此事告知魏王。魏齐闻知惊慌失措,弃了相印星夜逃往赵国,躲藏于平原君赵胜家中。秦昭王闻知,设计诱骗平原君入秦扣为人质。声言若不送魏齐人头至秦,将不准平原君归赵。魏齐走投无路,不得不自刎而尽,臭颅献于范雎。

这儿,权且不论范雎在秦国崛起中的贡献和其睚眦必报的不是。但说身为国家高干的须贾也太庸禄无能、嫉贤妒能了点,贵为宰相的魏齐也太刚愎武断、心狠手辣了点。他们获取如此之下场,可能是压根没想到咸鱼也会翻身吧?

善恶有报大抵如此!

分享到: 编辑:李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