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峡:追忆红色岁月 共话沧桑变迁

2019-08-13 17:21:59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9137 分享到:

“我今年九十岁了,经历了旧社会的民不聊生、参与了豫西南部分地区解放、剿匪和建国70年来的县内重点项目建设,见证了抗美援朝美帝主义分子的穷凶极恶,亲历了国家从积贫积弱到今天的繁荣富强,这都是党领导人民坚持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成果,我为国家几十年的发展变化欣慰不已。”在西峡县金色年轮康养中心,一见到笔者,谢书林以军人特有的耿直、爽快吐露心声。

微信截图_20190813172122.jpg

弃医从戎,只为心中的伟大梦想

“我家世代行医,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西峡当地有名的医生,我们兄弟四人,我排行老大,在现在的县武装部对面经营一个药铺。我们一家人对穷人怀有深厚的感情,对穷人免费抓药,对富人则适当加点。这些都在我的记忆中深深扎下了根,影响了我的一辈子。”历经70余年,谢老仍对父亲当年的善举感叹不已。1948年5月,西峡解放,解放军入城后并没有像别的部队那样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是秋毫无犯,就连休息也是在大街上席地而卧,“老百姓给东西也不要,叫去家里歇歇也不去,大家都在议论纷纷,这支部队跟别的部队不一样呀,他们真是咱老百姓的部队。这个时候,在现在的灌河桥头每天都在上演《白毛女》等节目,这些戏演的真好啊,非常贴合当时实际。”这个时候,谢老的同班同学张彩霞(原青海省宣传部长)悄悄告诉他,在南召有个李青店军政干校,去那里可以参加革命。因为走错方向,后来辗转在邓县(今邓州市)桑庄参加革命。

参加革命后,干的是卫生员。先后参与了解放邓县、襄樊等地战役,在湖北襄樊石花镇参与了“三查三整”教育,参与了豫西南“牵牛”战役和1949年的“渡江战役”和豫西南剿匪等多场战事。每到一处,谢书林都和战友们向俘虏们宣传党的优待政策,争取宽大处理。期间,谢书林因为觉悟高,表现好而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特别是在豫西南剿匪,先后辗转在西峡回车八龙庙、西坪花园、德河、寨根金山沟、桑坪、陕西蔡家坡等地剿匪。特别一次战斗中,时任58军173师518团三营通讯班班长的谢书林凭借过硬的战时训练独自抓获3名俘虏,被评为小功(相当于现在的二等功),在西坪德河,时任58军173师518团九连三营三排一班班长的谢书林带领武工队30余人俘虏土匪50余人,集体荣获小功。

随着剿匪战役的相继结束,谢书林和全国人民一样期盼和平早日来临,从此能过上幸福安稳的日子,然而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并不甘心中国拥有和平的发展环境,气势汹汹地跨过太平洋,扶植李承晚傀儡政权向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发起猛烈攻击,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党中央毛主席及时做出抗美援朝的重大决策,调遣军力支援朝鲜战场。1950年底,谢书林所在部队响应党中央号召,从西峡出发,赶赴朝鲜前线。“我们只在许昌--郑州坐了一截火车,其余全部都是步行的。从郑州到石家庄,在石家庄换装后接着出发,到了丹东休整三天,一路上免不了脚打泡,都是简单处理一下,夜里烫烫脚再走。那时的日子可真是苦呀,可是一想到保家卫国的光荣使命,大家的疲劳就一扫而光了。”在这里,谢书林被编入38军334团3营9连,和战友们一起跨过鸭绿江,奔赴战场。

作为第一批入朝部队,受到了朝鲜民众的热烈欢迎。行进过程中,细心的谢书林发现民众的欢迎热情没有原来那么高了。时过多年,谢老仍然记忆犹新,“因为当时咱们的装备实在太差了,当时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的迫击炮、60炮、步枪、轻机枪,这在国外是何等的落后了。因为当时刚刚建国,百废待兴,根本就没有发展国防的时间。当时的仗打的相当惨烈,在朝鲜西线战役,美国先是飞机轰炸,接着上大炮轰,紧跟着美国兵就来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打退了敌人三次冲锋,我方抓获了一大批俘虏,就连朝鲜人也直翘大拇指。”“东线的战役我也参加过,当时我分在掩护组,敌人还是飞机轰大炮炸,看见敌人的坦克来了,我的一个姓韩的战友想用集束手榴弹炸坦克,结果没等拉手榴弹的手环,坦克就过去了,他就死命的追上坦克车,把坦克车的履带想法破坏掉,结果坦克最终炸坏了,我的战友也被坦克狠狠地压过去,一下子压成片了……”回忆起这些,九旬高龄的老人止不住流下眼泪。据老人回忆,在朝鲜西线的战斗中,一次敌机轰炸,把他所在的猫耳洞炸塌,人整个被埋在里面,脚也受伤了,至今腰部以下还留有疤痕和严重的气管炎等后遗症。

1952年春,谢书林拖着还在流脓的双脚,和所在的部队奉命回国。他被编在武汉军区公安大队,同年调入开封公安大队,大约三个月后,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编第七团,这个团负责平时为朝鲜前线输送兵源,紧急时刻到老部队接老兵回朝鲜参加战斗。有时刚刚送一批兵回来又接到命令七日内再送一批兵到前线。当时虽然刚刚建国,条件艰苦,但是国内特别是东北民众捐赠、参军的热情非常高啊。在东北还成立了担架队,有的老百姓把自家的门板、马车都捐献了。“当时在朝鲜我们没有制空权,对付敌人的轰炸只有用机枪、步枪。当时洪学智副司令员等军队领导就向周总理反映制空权问题,周总理向斯大林要飞机、大炮,但是苏联方面不给,只给了轻武器。党中央就向全国发出倡议,于是就有了梅兰芳、常香玉等爱国艺人为代表的捐赠热潮。这些捐赠的飞机、大炮在吉林江源县集中集训一周后开赴朝鲜。随后,因战七团整编到海南43军任警卫营某班班长,后整编到该军384团。55年授衔时,在广西玉林守备区独立炮营任代理指导员,授少尉军衔,后到广州炮校学习三个月,学习成绩优秀,于55年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速成中学学习三年,直到1958年转业回乡。”

因为忠孝,他毅然转业回乡

1958年新一轮的部队整编开始了,考虑到家中父母年事已高,自己又是家中长子,谢书林毅然放弃部队领导要求他留在部队的善意挽留,多次给家乡西峡县政府写信要求转业回乡。五天后西峡县政府回复同意回乡。于1958年夏回到家乡西峡。

舍小家为大家,为地方发展他披肝沥胆

1958年秋,谢书林按照组织分配到西峡县民政科工作,负责印章、救济、残疾人等工作。59年先后到县青年团、文教局工作,任丁河完校校长。由于与不良风气作斗争,受到不公正待遇,被下放重阳水库改造。期间,由于利用中医药知识救治受伤群众等方面的优秀表现,被派到南阳干校学习三个月。后到县文教局工作,负责县内的工农扫盲教育。1959年秋经县武装部推荐到寨根公社任革委会副主任、武装部部长,在寨根10年间组织群众学刺杀,真枪实弹练习,所分管的工作均超标准完成。1969年调重阳公社任革委会副主任、武装部部长。期中1970年带四个民兵营参与邓县焦枝铁路修建,获得一张奖状和一本毛主席语录。1971年2次参与重阳水库修建。同年到县林业局任副局长,兼任县机械厂(原河南西峡水电设备厂)革委会副书记、副主任,主抓厂生产工作。同年到南阳党校学习三个月。

“当时厂里已经濒临停产状态,外债累累且职工们已有6个月没发工资。现在想想当时可真难呀。按照上级组织要求,要转型,可是当时没技术,没资金,就连外出的1万元考察费都拿不出来呀。”时光过去近半个世纪,谢老每每回忆起,仍不住叹息。“当时我们想了很多法子解决维持生计问题,想过做轴承,当时准备与方城、洛阳、天津的轴承生产厂家联系前去参观学习,结果算算开支大做不了。后来通过周口水轮机厂的朋友说,当时省水利厅正准备在省内发展一个水电设备新厂项目,迷茫中的谢书林等人顿觉眼前一亮,立即召开厂扩大会议进行研讨,和厂其他领导一起上省水利厅跑项目,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几番曲折,项目终于跑下来了,同时带回省水利厅专门为该厂下拨的球刨车、30原车、磨床和100吨钢筋。下一步就是购买图纸等技术资料,组织人员攻克技术难关。时任省水利厅厅长表态钢铁直供、钢材直供、线材直供,等形成一定规模后再还钱。一举解决了资金困难问题。当这些物品运抵厂里的时候,整个厂里人群沸腾了,大家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全体人员主动请缨回到岗位工作,10天10夜连续生产不休息,保证了第一批货物如期交工。”

这真是一个火热的建设年代,年轻的厂领导和职工们同吃同劳动,奋战在一线,虽然离家只有不到两公里,但是谢书林始终吃住在办公室,坚守在工厂一线,为工厂的发展夜以继日地工作着。有付出就有回报,当年年底该厂实现报税利润。同时结清所有工人前6个月工资,还发了奖金和奖品。同年该厂成功改名为“河南省西峡水电设备厂”。截止1974年离任时,更是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用谢老的话说:“目前咱们目前产生的效益,够咱们280多口人关住门吃喝五年。”

1974年谢老调任县云母厂革委会副书记、副主任。同样是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改进云母工艺,使产品达到4000元每公斤。1975年,国家建材部张部长直接来西峡开会,期间谢书林向张部长做了专题汇报,张部长称赞西峡出产的云母、绿柱石比印度出产的还要好,确保了国防建设材料供应,当年实现总产值90多万元。随后建材部专门为西峡拨了100多万元用于云母生产,同时拨给4台汽车。

在云母厂工作期间,按照组织分配,先后在蛇尾山涧沟、田关王坡头、石界河阳盘、走马坪等地驻村。在石界河阳盘驻村期间,参与当地党委会议,解决阳盘春荒问题。先是向上级协调1000斤粮食和1000元钱解决温饱和花钱问题。同时严惩地痞,发展春耕生产。短短半个月时间,春荒问题得到圆满解决。在田关王坡头和蛇尾山涧沟期间,指导当地群众改进耕作技术,包地边发展生产,鼓励群众收集农家肥,实施粮作套种,增加群众收入,期间利用自己的医术为群众免费看病,深受群众好评。1980年,到县农修厂(原西峡猎枪厂)任工作组组长,要求厂里改进农机技术,上猎枪项目。同时多方协调相关部门到北京林业部跑项目,最终获批。集中全厂智慧做猎枪,为该厂的经济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80年代中叶,为了年轻干部成长,谢老服从组织决定,退居二线,任云母厂工会主席,做好年轻干部传、帮、带工作,直至1992年光荣离休。

风雨携手,家庭和睦儿孙成材

“1957年我回乡探亲,这是已经虚岁28岁了,这在当时是不折不扣的大龄青年,经人介绍与小五岁的杨淑粉相识、结婚,说到这里,老人诙谐地说,我们当时可以说是“闪婚”,从认识到结婚才五天,结婚第二天回门,第三天我就回部队了。后来我下乡把老伴也带去,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的老伴替我撑起这个家,帮我照顾老人,抚育孩子。每次想到这些,我觉得就对不起妻子,对不起这些孩子们。”谈起这些,谢老的话语中难掩对家人的愧疚。

据谢老的老伴杨淑粉阿姨回忆,“老谢这个人哪都好,就是整天跑的不着家。1959年秋上级组织安排老谢去寨根当部长,老谢觉悟高,把我也从莲花小学转到寨根,直至1967年因病回来休养。后来到机械厂、云母厂当领导,离家就这么近,人家吃住都在厂里。当时没办法呀,孩子又小,公婆身体也不好,只得把孩子托付给我的娘家人帮忙照看。并且这个人还很实诚,见不得群众有个头疼脑热的,不管走到哪,就看病到哪,无论是当武装部长还是当驻村干部,群众只要说谢先儿,你给我看看病吧!他二话不说就停下来看病,并且还分文不取。”老伴的话语埋怨中透着关爱和赞许。

谈起子女,老人的嘴角微微露出笑意:谢书林老人有两子两女。谢老经常教育子女,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一定要知足。革命传统不能丢,日子好的时候也要记得吃苦的日子。一定要铭记历史,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取的。正是在他的言传身教下,他的爱国情怀和无私奉献作为一种优良的家风家教,在潜移默化中得以延续和传承。四个孩子都很优秀。大女儿原来在县酒厂,后调入云母厂直至退休。小女儿也在云母厂上班。大儿子谢长伟,现在在中医院工作。小儿子现在在西保集团工作。孙辈们更是优秀,有的在上大学,有的已经参加工作。一家人相亲相爱,和睦相处,快乐幸福地生活着。

问到对年轻一代人的期望,谢老语重心长的说:现在日子好过了,但以前的优良传统绝对不能抛弃,要教育后辈懂得节约,要有良好家风,珍惜来之不易的好生活。现在我们国家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代,年轻一代一定要珍惜学知识、学本领的大好时光。希望我们的年轻一代,一定要克服贪功贪玩的不良习惯,树立居安思危意识,相关部门应加强青壮年的文化学习和爱国教育,国防教育,遵纪守法教育,树立爱祖国爱人民的思想。国就是家,有国才有家!有强大的国才有幸福的家!有和平的国才有安宁的家!

通讯员 杨凯

分享到: 编辑:关政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