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传海:秋风凉棒槌响

2019-09-09 15:40:04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0948 分享到:

1.png

天高云淡的时候,村前的小河便热闹起来。飘带一样弯弯曲曲的河床上下,有洗澡戏水的、有逮鱼摸虾的,还又洗萝卜淘菜的,更多的则是浣洗衣裤、床单和被窝面子的。

经了夏季暴雨的洗礼,经了秋后多日的沉淀,河水不盈不欠,不浑不浊,清澈明亮。潺潺宗宗,涡动流淌,一如老酒良浆。河水清澈,连河底的沙石、鱼虾,及其那嫩白的草须、红润的树根儿,都是那么的鲜白、鲜亮,全都如同大户人家养鱼缸里的精心摆设。

2.png

鱼儿游在有云彩的天上,鸟儿飞在有鱼虾的水中。大姑娘小媳妇坐在清水荡漾的河边,河边有早就堆垒好的大块洗衣石,紧挨洗衣石的是将将就就的小石凳。大姑娘小媳妇两腿叉开坐在将将就就的小石凳上,双脚全都浸泡在清清净净河水里。

不大安分的河水撩拨着她们赤裸裸的脚踝,坏坏的鱼虾啄弄着她们白皙的肌肤,甚或弄得人家大腿和前胸全都湿漉漉的。但她们对此是一点都不介意的,她们在意的是自己跟前一大堆要清洗的衣物——准备过冬的棉衣棉被、床单内衣,及其家中放了好久的烂袜子、破帽子,脏手巾、污围裙……

3.png

好一点的人家切一块半方不圆、粘而吧唧的棉油皂,挨件打抹一遍。次一点的,会把随手带来的皂角板儿浸泡一会儿,捣烂了柔进难洗的衣物。

皂角放在衣服内用棒槌敲打几下,衣物上就会泛起许多白色的泡沫。娘亲捣碎皂荚弄出里面的籽儿,剥下籽上的二层白皮儿,在河水中一涮直接塞进正在近前玩水摸鱼的小孩嘴里。那籽皮嚼起来脆筋的,有的点象牛筋儿,有点像脆肠,筋筋的久嚼不烂,即好玩又解馋。

4.png

旧时的衣裳、被单都是用棉线织就的老粗布。乡村人又要地里滚山上爬地劳作,虽然沾染不到多少油水,但经了多天甚或一个夏季的浸污,也是非得棒槌捶打才可脱灰去污。因而啊,赶到河边浣洗物的老太太小媳妇们,人人都带着一柄把细肚子大、瓷实又光滑的木棒槌。她们在一件件揉抹一些肥皂、棉油皂也或皂角等去污剂之后,便开始了洗涤的第二道工序——棒槌捶打。经了棒槌的捶打,易于吸汗藏灰的粗布衣物就会松弛。一松弛,藏在其中的灰土、污渍全都轻松地脱离了。这算是我们先人们投机取巧的,一种聪明智慧吧。

5.png

“嘭、嘭、嘭”,“乓、乓、乓”,棒起水珠扬,捶落声顿起。倘若河流上下大姑娘小媳妇们全都一扬一落,水珠四溅,木槌声声,也是非常优美、壮观和悠扬的。

单薄的衣服敲击时声音脆响,厚实被单捶打时响声浑厚。紧促的是个急性子,或者家里人多、事多,洗着被单还惦记着家里的其它事;有节有拍是位老道人,否则要么有心事要么忒细法。她们槌衣洗涮也不耽误说笑,早上吃的是啥饭、中午准备做啥饭、地里的庄稼、床上的汉、猪拉窝鸡下蛋……全都大腔大调、浪声浪气。若是谁个的棒槌也或红兜兜、花内裤顺水飘走了,那可是一道河湾都要炸锅的哟。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先前洗涤衣物叫浆洗。那时手工用棉线织成的粗布衣物比较粗糙,人们管它叫老粗布。为了解决粗布衣物易松软、爱枯搐,不耐穿不经盖、易吸灰不易洗等问题,先人们早就“研发”了浆洗技术。浆(四声,同糨),就是把洗净的衣物放入用米汤(有钱人家可以用淀粉、石粉做成的“土粉”)稀释恰当的温浆水浸泡。这样洗出的衣服清洁、干净,尤其是白色的衣服、床单、被面会显得更加洁白、光瓷、滑溜。不仅光展好看,而且结实耐用,更重要的是在下次洗涤中容易脱灰。

“富人家的骡子马,穷人家的捶布石。”在往昔贫困的年代,家家户户别的东西可能没有,但或方或圆、或大或小,敦敦实实的捶布石总是不曾缺少的。为了消除浆洗过衣物的强硬、增加其韧性,母亲们还要在当日下午或傍晚,把浆洗过的衣物予以反复地捶打。这就叫“捶布”。捶布,就是把晾晒半干的浆洗衣物,叠好放在捶布石上用棒捶反复捶打。捶打的目的是为了把浆粉捶打匀实,使其光滑、好看和耐用。因而,秋高气爽时节的午后或夜晚,每个村落总会响起一片梆嗒、梆嗒、咿梆嗒的捶布声。那响声抑扬顿挫,清脆悠扬。那是一个时代的旋律,也是我等儿时心头美妙的歌谣。它管叫心烦气躁的人心平气静,能让骚动不安的村庄安静祥和。

秋风凉棒槌响,梆嗒、梆嗒、咿梆嗒……

作者简介:中国农业银行南阳市分行翟传海(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分享到: 编辑:实习生张萌萌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