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阳,该有一条怎样的护城河

2019-10-25 09:31:00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9284 分享到:

龙腾南阳讯 历史上的城市其实是城池——有城墙,亦有护城河。高城深池,是古代城市重要的防御工程。

但在诸多城市,包括南阳,即使曾经崇墉百雉如雄关,这些古城墙也最终消失在了历史的烟尘中。南阳的城墙倒于1939年:为便于日寇飞机轰炸时疏散城市人员,官方征调大批民夫拆除南阳城墙、寨墙,为加快进度还让市民参与扒城毁寨,南阳城郭很快便全部拆除。世界独一无二的“梅花城”,就此成为一个令人扼腕长叹的历史。

城墙远去,甚至不肯留下一段让人赖以凭吊的残垣,只是在史料中留下些许干涩的字句。这些字句是城墙的,也是属于城池的。对有着2800多年建城史的南阳来说,我们更熟知的是明清时的南阳城池。明洪武三年(1370年),南阳卫指挥佥事郭云重修南阳城,除建高、宽各二丈二尺的城墙外,还挖了绕城一周、深二丈二尺、阔四丈四尺的护城河。此后屡有修葺,但加固的还是那道墙,依赖的还是那条城河。

城墙没了,处于现代城市中的护城河也失去了城市防御工程的作用。在民居的挤压中,在道路的延展里,在大厦的傲然挺立下,在城市快速发展的喧闹拥堵前,600多年的护城河似乎手足无措了,实在拥挤,便侧了侧身、吸了吸腹,在惶惑中逐渐消瘦……是的,“消瘦”。在北城河岸,在菜市街与市场街中间,护城河成了窄窄的细流,于民居的夹缝中忍气吞声地走过。在有的地段,城市道路和楼房步步紧逼,护城河只得连连后退,默然隐身于暗涵之下。

历史上的南阳护城河,其水引自梅溪河。老南阳人记忆里的城河,是泛着清波的,是游着鱼虾的,是可以濯足嬉戏的。然而,上游环境改变、城市开发及环境污染让梅溪河自顾不暇。护城河失去了水源,雨污合流,黑水四溢,杂草丛生。走过护城河多次,拍摄过护城河多次,但只有去年大雪时的东护城河让我驻足长视。冰雪覆盖着城河,白雪铺满了岸堤,雪花点缀着两侧枝丫,城河似乎清澈了,清晰地映出岸边树木的影子,静美,古朴,充满原生态。但冰雪终究会融化,护城河依然无奈地承受着城市生活排污,依然是那条容易被人遗忘的、叫人看了一眼便避而远之的臭水河。

只是城市怎么能少了水的存在呢?我们引以为傲的白河,还有接受过综合治理的温凉河、汉城河、梅溪河等,哪条河不曾牵动着人们的心呢?在拥挤的坚硬的水泥森林中,河流是最柔和生动的缓冲。它流过城市胸膛,于是城市变得灵动、润泽;它流过人们眼眸,于是生活有了诗意的梦想。我们该庆幸南阳的护城河还在。600多年过去了,城市前行的步伐再高歌猛进,也未曾打破它的整体格局。更何况,它不是一条普通的河。它是历史遗存,它是人文古迹,它是南阳古城兴衰发展的记载和明证。保护利用古宛城,护城河是其中举足轻重的一环。

是的,如今护城河迎来了综合治理的时刻。当我有幸参与其综合治理方案的一次探讨时,忍不住浮想联翩:这条沉寂了多年的河流,这条依然把古城环抱于内的河流,又开始泛起清波。它欢快地流动着,呼吸着,在漫游的行人中,与两岸葱郁的林木热情地打着招呼……

南阳,或者说我们,该有一条怎样的护城河?我想,它首先应是与古城风貌统一相融的。护城河与南阳古城相伴相生,本就是古城水系重要的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是孕育了一个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河流之一。古城是怎样的风貌特色,城河当有与之相配的风貌特色。我们不能在拥有一个复兴的古城同时,却看到围绕于古城身边的,是一条形象完全与之相悖的时尚现代的城河。

你也许会说起水质,是的,截污引清,本就是护城河综合治理极其重要的要素。囿于梅溪河水量及水质,本次治理,城河之水将补自白河。只是我想,无论水引自哪里,截污引清后的护城河,应当是有泥土水底的吧,它可以呼吸,能够生长多种生物,是具有自净能力的河,而不是一条没有生命力的水泥容器。

人离不开水,可以说人类的亲水性与生俱来。城市里的河流,似乎更应该让人充分亲近。然而走过人民路南阳府衙附近的西护城河时,我总是忽略了城河的存在。高高的护栏,人工化的单调面貌让人感觉乏味且生疏,即使有水,也没有什么自然活泼的灵动气息。古人一镐一锹挖凿的城河,在时光中一步步丧失其历史风貌后,似乎又沦为一段摒弃了情感的水渠。也许护城河是需要有一些野趣在里边的,生态驳岸,自然缓坡,没有生硬的混凝土,动植物有一定生长空间,让久困钢筋水泥丛林的人们,于闹市之中,能嗅到自然的味道。

护城河自古城历史深处而来,引濠处有望仙台,北城河附近有王府山,东城河附近有宛南书院,西城河附近有南阳府衙,流向温凉河时有闸口,与温凉河相交处有琉璃桥、奎章阁、甘露庵、河大王庙。城河见证了它们,它们见证了城河,它们和城河一起,以实物的形式保存着南阳古城历史。北护城河流过唐王府地域,东护城河流过以各种杂货闻名的菜市街,闸口处还有老南阳人熟知的粉浆,它们构成了一个个南阳人熟悉的场所,以一种鲜明的地域归属感存在着。因此,护城河应是南阳的护城河,要烙着南阳的地域特色,与历史文物相融,与城市风格相近,与地段场景相辅相成,可以加入景观小品,可以巧妙嵌入城市历史、沿途文物、地段民俗风情的介绍,以最具代表性的特征符号,展示河流开放空间里的地方人文特色。

有河即有桥,现存的与护城河相关的桥梁,有初建于明代重修于清代的琉璃桥,从外形到内涵都具有极高的历史人文价值;闸口桥,虽为20世纪50年代初修建,但此处为明清时护城河闸口所在处,旧时青石挡形成的落差水声仍在老南阳人记忆中哗哗地流着。其他似乎没什么老桥了,但在闸口桥北不远处的护城河上,还有一座连接菜市街与市场街的极不起眼的小桥,桥两侧均可看到支撑桥面的层层垒起的大石条。据旁边居民说,小桥的历史也很久远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前是木桥,后来改成了水泥桥,但桥下的石条始终是以前的老石条。综合治理,修筑大大小小的桥,文物要保留,历史遗迹应留存,能利用的老石条也该让其充分发挥价值。桥是古代园林、河道景致形胜之地,设计中应展现这一优势,在实用安全、因地制宜的基础上,讲求桥梁的美学效果和与环境的协调性,不单调而有创意,有独特性也有地方历史文化味。

古城墙遗址原貌的部分恢复、马道的利用、城河附近坑塘生态的综合考虑……一条护城河,其本身,其延伸,其生态的内涵与人文的沉淀,都注定了这个综合治理项目的引人瞩目。它需要与古城项目相得益彰,也该与现代城市交错共融,那绕城的水波,氤氲的水汽,让古城新城一起活泛起来。

这仅是我的一孔之见,你觉得我们未来的护城河该是什么样子呢?

全媒体记者 李萍


分享到: 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