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小琪:品赏尹先敦诗歌

2019-11-07 11:17:00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8566 分享到:

我和尹先敦老师相识在一次雅集活动上,一见到尹老师就倍感亲切。他慈祥和善、温文尔雅、谦逊大度,言谈间总是面带微笑,很有大师的范儿。他在雅集活动现场临场赋诗作画,他的篆书,让我看得目瞪口呆。如果说看了韩宁宁的字让我爱上了书法.那么看了尹先敦的字让我喜欢上了篆书。一场雅集改变了我的兴趣爱好。后来,我和尹老师在桃李居有过几次小型雅集.尹老师总是现场赋诗作画。他慈眉善目挥毫泼墨的样子让我想起启功先生,他长发微白随意翻卷。衣着整洁风流倜傥,这种成熟男人独有的宽柔慈爱,从容淡定,温暖着周边所有的人们。

image.png

尹先敦国画作品

尹老师左手书写的独特书法.让我眼界大开,原来书法还可以这样写。尹老师才华横溢,是诗书画印样样皆通的全能大师,用句行话说就是:“诸体皆工各风貌,横竖撇捺皆奇葩”。尹老师的诗书画印享誉华夏,但他却是那样的平易近人。在他的带动下,把内乡的书画艺术活动也搞得风生水起,轰动全国,一不小心就把内乡弄成了“中国书法之乡”。如果说释迦牟尼是在用佛教普度众生的话.那么尹先敦老师则是用书画教化民众。内乡人民有福了。

读了尹老师的诗词,我的感受颇多。和当代青年人的梨花体、羊羔体、下半身诗歌相比,尹老师的诗词像端庄威仪的西装、晚礼服,是可以登上大雅之堂的正体诗。而那些梨花体、羊羔体、下半身诗歌就是休闲装、家居服或者比基尼。尹老师的诗歌适合正规场合朗诵吟读。无论是舒放自如的抒情.还是名川大山的低吟。都是一派谦谦君子之风,儒雅含蓄,淡定沉稳,纵横捭阖,不骄不躁,空灵静寂,凸现着传统中国文人不卑不亢的傲骨,彰显着传统中国文人的大风范大气度。

image.png

尹先敦国画作品

尹老师诗歌的一大亮点是善于使用陌生化词语,使诗歌语言新颖别致,与众不同,耐人寻味。如《高堂颂》中:

懿行嘉语当铭记。

崖壁椿松万古芳。

出自《朱子全书》的“懿行嘉语”就是别人不常用的词语,诗人有意地颠倒使用;“崖壁椿松”完全是尹老师自己独创组合的新词语。这让我想起唐朝诗人贾岛,他曾经出家当和尚,法号无本。有一天,贾岛骑着驴子在长安郊行走,遇到一座鸟语花香、荷风送爽的农舍,突然诗兴大发,“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当他在“推”和“敲”两字问举棋不定时.大诗人韩愈走了过来,说,还是“敲”比较好,成就了这句传世佳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尹老师的诗歌中很多词语的精确使用,都是经过这样缜密的推敲斟酌得来的,卯榫对扣,恰到好处。

image.png

尹先敦国画作品

再比如《贺朱公百年画展》中的:“溪山灵动开新域,花鸟多娇绽晚芳。”和《宝天曼感怀》中的“拂面清风消暑气,飞流玉带挂山腰。”和“溪山灵动”和“飞流玉带”都很鲜活,生动又形象,词语的陌生感带来的趣味性和阅读快感,令人耳目一新,读起来别有一番韵味。回味无穷。

语言像人民币一样,已经被使用得又脏又烂了.需要我们不断创造发现一些新鲜的词语,尹老师显然是在身先士卒,亲身历践了。

尹老师诗歌又一大亮点是大胆使用动词,这大大增强了语言的冲击力和张力,例如《烟雨张家界》中:

古树凌霄掩剑峰,

我登奇峰傲苍穹。

黄石寨顶生烟绪,

金鞭溪旁涌诗情。

洞里观天歆胜景.

峰巅府地瞰新容。

这几个动词“掩、傲、生、涌、歆、瞰”的使用.使语言变得生动跳跃,趣味横生,好一个“掩”字了得。“古树凌霄掩剑锋”既俏皮可爱又羞涩含蓄.增大了语言的冲击力和空间感,使几个名词嗖地一下就活了起来。这种力量来自尹老师多年的书法功力潜移默化的影响,那遒劲有力的飞扬洒脱,抑扬顿挫的强烈节奏.刚柔并济的书法语言,浅淡氤氲重笔浓彩铺陈对比的绘画语言,都强烈地影响着诗歌的语言元素的取舍使用。这是不可模仿的,你可以模仿它的外表结构.但你承袭不了它的精神魂魄。

古体诗词之所以至今仍是学校教材中最经典的篇章,成为当代唯一被经常写作、广泛采用、普遍接受的文言文体,最大的魅力在于为它简短、抒情、空灵、唯关、多涵义、有韵味、易上口,耐品读。能轻松地切入当代语境,它简短的篇幅承载着我们深厚的抒情、深沉的内涵和庞大的外延,所以深受文人墨客的厚爱。尹老师的诗词除了具备了以上古诗词的所有优点之外,更独特的是他使用新颖别致的措词所带来的语言陌生感和由此衍生的语言外延的多向度和多义性.用浅显表达所产生的深邃的语言厚重感.从而赢得了人们的普遍喜爱。尹老师的诗词已经被很多书法名家推崇并书写,这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古体诗词不单单是独体、单音、方块、对称的形式美,它更是驾驭了技术、熟练了写作而实现自我突破创造出来的内涵美。尹老师的诗歌内外兼备。

尹老师诗歌逻辑严谨性也是耐品味的诗眼之一。古体诗并不是掌握了格律形式.然后随便堆砌些词语就成了,它不但需要那些深入浅出、跳跃生动的的巧妙语言,更需要诗歌构架发展的严谨的逻辑性。尹老师显然是这方面的高手。比如《让河风景》这首诗,不是随意的抒情铺陈,而是有着严谨的逻辑。“让河风景最多情,叠翠山石溪伴行。”这一句做了个整体铺叙.紧接着“千载神鹰俯涧水”一个完美的下行滑翔.转而就是“万年古树绕奇峰”华丽的转身.一个飞跃上去了,这不经意的起伏,是有内在的逻辑牵引构架的,“飞流遮雾徐徐下”风景刷地一下又从上到下拉了下来,“烟雨腾云冉冉生”,转瞬间,飞流而下的瀑布又从谷底氤氲而升,流畅婉转,收放自如,跌宕起伏,严谨缜密,环环相扣,看不到破绽,这就是高手,驾熟就轻。游刃有余,洒脱不羁,大刀阔斧的大手笔。

我只读过尹老师诗歌很少一部分,由此而略窥一斑。大格局造就大手笔,大手笔造就大诗人。从尹老师那气贯长虹、气势磅礴的书法作品.你就可以看到他的格局多么高了。能为这样的大家写点文字.我感到万分荣幸。瞎子摸象,摸那儿说那儿,不足之处.请大家多指正。

(作者本名曹华,河南南阳人,中国当代著名网络诗人,博客中国专栏作家,出版有诗集《花儿开在月光下》)

分享到: 编辑:郑丰东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