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老城镇转型发展高效生态农业富乡民—— 满山尽挂“幸福果”

2019-12-16 11:07:04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0332 分享到:

res01_attpic_brief.jpg

淅川县老城镇杏李夏季丰收时节,吸引游客前来观光采摘(资料照片)通讯员 曹海山 摄

龙腾南阳讯 曾经,“苦日子”在淅川县老城镇是一个耳熟的词。“为服务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建设,老城镇外迁移民1.6万人,占全镇人口的四分之一。我们关停镇内污染企业、拆除养鱼网箱、取缔养殖场……”老城镇镇长姚云亭感叹。截至2015年底,地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水库核心水源区的老城镇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村5个,贫困人口3867人。

“有树不能伐,有鱼不能捕,有矿不能开,有畜不能养。传统种植造成农业面源污染还要防治。”老城镇党委书记翟成敬介绍。经过深思熟虑和科学论证后,该镇找到一条既保护水质又不耽误经济发展的路子:淘汰玉米、小麦等传统农业,转型发展杏李、软籽石榴等高效生态林果。

土地“转”出去,“三金”赚回来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土地定,农民稳,天下安。

刘德伟是老城镇人大主席团主席,2016年初冬的一天中午,他找到杨山村老队长谈土地流转事宜。但无论刘德伟怎样讲道理、算细账,老人还是下不了决心:“土地流转给他们,俺们吃啥?”

困难不攻克,坚决不撤离!午饭是在老人家里吃的。饭菜刚上桌,一只母鸡惊叫着飞扑到饭桌上,菜盘里全是鸡爪印和鸡毛。“这可咋办,咋办呢?”老人尴尬了。刘德伟小心翼翼地把鸡毛一根根捏起、扔掉,先吃了一口菜说:“这么好的菜不吃可惜了!来,大家吃吧!”饭后,老人点起了旱烟袋,沉思了一会儿说:“刘主席,这个合同我带头签!我们队人我动员!”一顿“鸡毛饭”,暖了百姓心,浓了党群情。杨山村的土地流转合同当天全部签订完毕。

在推进软籽石榴产业发展中,老城镇按照“政府主导、市场主体、三权分置、利益共享”发展模式,土地所有权归集体,承包权归农户,经营权归公司,实现“一地生三金”。在老城镇,323户贫困家庭与软籽石榴基地签订带贫协议,100多名贫困群众在基地务工,人均年收入超过1.8万元。

荒山变果园,游客多起来

老城镇通过典型引路,以点带面、从线到片,一步一个脚印推进生态农业发展。“引进中线水源公司,与农户签订合同,公司投资苗木、微肥和技术,群众提供土地,公司保底价回收,解除了农户后顾之忧。”老城镇党委副书记王晓介绍。目前,老城镇已在冢子坪等12个村发展杏李3万余亩。

在推进杏李产业发展过程中,老城镇出台多项政策,在基地建设、生产设施、信贷支持、资金扶持等方面给予倾斜,积极整合项目资金,使项目跟着基地走、服务跟着产业走。“要求中层以上干部,每人负责100亩的杏李示范种植基地,层层压实责任。”负责党建的镇党委副书记宋亚航说。

干群聚合力,老城换新颜。“三月二十八,淅川老城看李花”“中秋月儿圆,老城石榴甜”——2019年3月,中国·淅川首届赏花节在老城镇开幕;9月,中国第三届石榴博览会暨淅川县首届石榴节又在老城设立分会场……一时间,山上杏李山下果,引得游人不思归。在老城镇软籽石榴、杏李等产业基地附近的山村,近百家农户开起“农家乐”。

掀起新改革,山村富起来

同是3年树龄,管得好的亩效益大几千,管得差的不足千元。收成低了,果农的种植热情就不高,有的甚至宁愿抛荒……在依靠“土地温饱”到迈向全面小康的进程中,如何实现有限土地效益最大化?

如今,一场新改革开始在老城镇酝酿了。

2019年初秋,一场“诸葛亮会”在丹江口水库北岸的紫槐山下召开。整整一天,经过分组讨论和投票表决,大家初步形成共识:以村为单位,把农民手中分散经营的果园集中起来,管理和销售费用前期由合作社自筹资金,待杏李销售后扣除前期成本,利润由农户和合作社按7比3分成。中线水源杏李公司技术员马大林算了一笔账:1亩杏李果园可净收入1.6万至3.3万元。

当晚,老城镇967户果农在协议书上按上“红手印”。

特约记者 杨振辉

分享到: 编辑:吴玉影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