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道胜:陈刺花开

2020-04-08 17:57:18 来源:徐道胜 点击量:9501 分享到:

前几天,回了趟老家。刚走到田间地头,便被一丛丛密密匝匝的粉嫩的小白花吸引住了。它们就像人间的精灵,于尘世间开出寂寞的花儿,不经意间给人以惊喜。如果不是此前知道这里种着一丛丛的陈刺树,我还真不知道这是陈刺花。

1.jpg

争春 徐道胜 摄

记忆回到小时候。

几十年前,我的老家南阳市宛城区新店乡徐庄村,和很多村庄一样,贫穷而荒芜。别说青砖瓦房了,就连低矮的院墙也没有。绝大多数人家,住的还是土坯房茅草屋,这时候,陈刺树就派上了用场。不少人家,围着自家的院子,种上一圈陈刺苗,要不了几年,便长成了一人多高的陈刺篱笆,既是一道风景,也是一道绿色的围墙。

之所以用它做围墙,大概就是因为陈刺树的枝枝丫丫上都长满了刺,令人望而生畏。

更重要的是,陈刺树命贱,对土地的好坏从不挑三拣四,随便找一个地方,栽上几棵,就能成片成片地成活。印象中,庄户人家也从不给它施肥浇水,它似乎也从不计较,任凭风刮日晒,仍然长得郁郁葱葱。

小时候,我是非常讨厌陈刺树的。小伙伴们在一起疯玩的时候,总有淘气的,偷偷拿上一根陈刺针,往别人身上扎,如果不慎中招,往往会疼上半天。

那个年代,很多夏天,孩子们也是没鞋穿的,赤脚在地上走,一不小心,就会被散落在地上的陈刺扎着。这个时候,只好自认倒霉。

但陈刺也不是一无用处。

我们那里很多家种的羊奶橘,就是用它做母本嫁接的。我的伯父每年春季,都会嫁接羊奶橘,送给有需要的人家。我家那棵上百年的橘子树,据说就是我的老爷嫁接的,每年,都能收几十斤的羊奶橘。

而陈刺的嫩芽和结的果——陈刺蛋,据说也有较高的医用价值。

陈刺树刚发芽时,采摘一些,用开水焯焯,拌上一点食盐和小磨油,就成了一道凉拌小菜,具有清热去火的作用。印象中,似乎也曾吃过,但味道苦涩,实在难以下咽。其真正的味道,至今已荡然无存。

每逢秋季,陈刺蛋成熟的时候,一个个挂满枝头,大的如乒乓球,小的如鹌鹑蛋,金灿灿的黄,很是诱人。那个年代可吃的东西实在太少,像橘子这些如今稀松平常的水果,一年也是吃不上几个的。而陈刺蛋像极了橘子,很多小孩嘴馋的时候,会偷偷地摘下几颗,找个无人的地方悄悄地尝鲜。但往往是一嘴下去,能把牙酸倒,而且味道苦涩。即便如此,孩子们仍会乐此不疲,口袋里,经常装上几个。

我的母亲,则会在每年陈刺蛋成熟的时候,采摘一些,用绳子串成串儿,挂在房檐下,自然风干,备做药用。每逢村里谁吃坏了肚子,或者上火咳嗽了,或者得了妇科病,都会找母亲讨要一些,放到锅灶里烧到黢黑,然后碾碎冲茶,喝上一碗,准好。可以说,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陈刺蛋为村里人的健康立下了汗马功劳。

就在写这篇文章时,我才知道,陈刺蛋的学名叫枳实,还有很多别名,如臭鸡蛋树、枸橘、狗柑子、臭桃等。在南召和方城拐河一带,还被称为“铁篱寨”,至今还流传着“铁篱寨、驴屎蛋”的俗语。

我还查阅到,早在东汉末年,医圣张仲景就用它作为了处方治病救人:治伤寒仓猝之病,承气汤中用枳实,皆取其疏通、决泄、破结实之义。

百度词典中,对陈刺蛋的药用价值如此描述:枳性温,味苦,辛,无毒。舒肝止痛,破气散结,消食化滞,除痰镇咳。中医用以治肝、胃气等多种痛症,枳实与其他中药配伍,对治疗子宫脱垂和脱肛,有显著效果。

可见,陈刺蛋,还真是一身的宝。今年秋季,咱就回乡下老家,采摘几颗放着,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呢!

分享到: 编辑:门巍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