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苏宁:笔墨风采,鹤姿仙韵——观尹先敦先生写鹤艺术有感

2020-07-06 11:58:37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0448 分享到: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124.jpg

尹先敦国画《仙乐图》

在一次相关的会议上我有幸结识了尹先敦先生。当时他因为有事要晚到一会,主持人做说明时顺便介绍说尹先生退休前是河南省内乡县文联主席,著名的书法家,在文艺界是个多面手,诗书画印皆能。一旁有人插话说尹先生眼下热衷于画仙鹤,画得很有特色。这些话宛转于心中成为一种亲切,便滋生了渴望相识的念头。我亦于文联主席的岗位上退休,写作之余亦热爱书画艺术,收藏和制作的奇石根艺中多有仙姿鹤影。或许这就是缘分吧,未识君面先有情。
与先敦相识后我便以兄相称,这不仅因为他年长我几岁,更始于相见恨晚的情义以及我敬重他的为人、才华和学识的内心情愫。先敦兄在书法艺术上的成就、在诗词创作方面的造诣、在金石篆刻领域的探究、在绘画中的独树一帜确定了其艺术道路的深度和艺术人生的高度。这是我阅读了众多名家学者的评论后结合自己的认知所产生的感悟。我自觉得自己是读懂了先敦兄的,倘若银河系是一条艺术的飘带,他那颗星座定位在恰好的空间里,让我愿意仰目相望。在仲夏的某一天,当我抚摸着那块名曰“百鹤千姿”的奇石作遐想状时,忽然就与先敦笔下的仙鹤们灵犀相通了。那些从内乡飞来的仙鸟们令我浮想联翩,又助我心境愉悦,我就循着它们的踪迹将思维化作了心声。细读先敦的作品,大致获得以下感受: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131.jpg

尹先敦国画《处士风》

贴近现实,好在气象清新。我意会到那些鹤是从远古的氛围里穿越而至,虽然古风高存、飘逸若仙,却洋溢着鲜活而全新的现代气息。不由地便想到石涛那句“笔墨当随时代”的画语。从绘画的视角看,时代既是一个抽象的词汇又不乏具象的真切,它应该是生活赋予画家的一种必然,是画家的思维意识、情感意识和笔墨意识交融出来的气场。我暂时尚不能以精准的语句概括其中的哲理,只觉得从传统中来,到现实中去,学古人之法,抒当下情怀应该是最简约的道理。先敦兄无疑是一个享受了“天助自助者”的幸运者,他热爱生活,追求美好并善于从生活中捕捉灵感,又能将传统与创新融会贯通,让艺术与生活互为关照,从鹤的共性之美中提炼出崭新的感悟形成具有个性的绘画语言。正所谓“师古人”又“师造化”,“承传统”亦“融现代”,以独具特色的风格彰显了固有的创新力和生命力。他笔下的鹤与景是那样贴近现实与自然,云端尽翔飞,湿地共舞姿;池畔悠然处,林旁闲散时;花间觅芳菲、松下探幽静,无处不在地赋予了仙鹤为人称道的本质特征。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144.jpg

尹先敦国画《祥和图》

形神兼备,美在气韵生动。南齐的谢赫著有《古画品录》一书,所提“六法论”中的第一法即气韵生动。意指画家在绘画中不仅要把万物的神态表达的活灵活现,还须把物象内在的生命和精神赋予画作之中。先敦以自己的真性情营造笔下优美的意境,画面清丽典雅、格局高远有致、墨色和谐相宜,仙鹤们典雅、祥和、温文尔雅,将祥瑞之气聚成画魂。欣赏这样的作品既可悦目亦能养心,品味之余又回味无穷。且看《松风鹤韵》图,远景群山连绵,银瀑悬挂,云端处含蓄着不尽的想像;近景青松苍翠,奇石斑驳,群鹤相聚于此悠闲遥望、起舞倩影、婉转喉音。是仙鹤点缀了青山绿水抑或高山流水衬托了仙鹤的美姿?这个美妙的问题本身就是气韵生动的一种试问。再看那画面满的干干净净,墨色支撑着格局,留白虽少却是气眼。整体观之顿觉大气逼人又惠风扑面。我曾暗自思忖,如此作画是存在风险的,毕竟是高手运作化险为奇便风景这边独好。《仙子凌波》是大写意画作,画的是荷塘里的仙鹤,笔墨率真、随意挥洒、快意得趣,给人以天光云影共碧色,香远益清伴仙姿的美感。《乐园》《仙乐》《风神洒落》等皆构图于湿地,这是仙鹤纯粹的家园,也是先敦笔下鹤的乐园。湖泽环绕、“岸芷汀兰”、水草肥美、“郁郁青青”,绿野仙踪,鹤影翩翩,仿佛遭遇了《诗经.小雅》所描述的意境。有趣的是看到出神入化时仙鹤竟被拟人化了,云中的七鹤仿佛是“七仙女”们的仙游;水中的雅姿大有八仙过海的意味;聚散有序的一群很显九老的风采;闲步玩游的,数一数恰好就是红楼国里的十二金钗。面对能让人抒发情怀,生发想像的作品,你很想说些什么,但又言不尽意。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150.jpg

尹先敦国画《鹤唳眇云端》

栩栩如生,妙在意趣盎然。观赏先敦用笔意豢养的鹤是一种享受,愉悦感与审美度比肩而立。仙鹤们姿态无限,神态各异,或引颈仰望、或埋头理羽、或展翅轻舞、或宛转歌喉,用眼神捉来,皆可人可心。我因为爱鹤有加,故读画时常会有奇妙的通感,读到妙处会心一笑,顿悟之际其乐无穷。
我曾刻意将先敦笔下的鹤分解成四个部位,从细处领会其中的微妙。喙部平时的闭合助长着不露声色的端庄,俨然仙者,而鸣叫时的开张则充满情感,是呼朋唤友抑或是高歌咏叹,甚至含着些天问的深意。颈部是仙鹤美到极致的地方,先敦的笔意深化了这种美感,伸展时舒畅、扭转时优雅、回探时有韵、掩藏不见时往往是宁静致远或是入梦的时刻。有时候我只看脖颈就能体会到那只鹤的全部神韵。画家开始画翅羽了,展翅起飞与收羽降落有着不同的美感,那是飞扬与飘落的差异体现着出征与回归的两种心境。蹁跹时的展翅更是一场舞台的杰作,腿部也跟着旋转并且富有节律,让我叹息世间为何只出了“天鹅湖”而缺了仙鹤梦。我还进一步研究了几只鹤的步态,悠闲的、轻盈的、犹豫着的、小心翼翼的,宛若思想者怀着不同的心境在林下散步。风过无痕,仙鹤走过的地方没有踪迹,留下的是一片静谧。这种传神的画语是如何被先敦兄把握的,难道他的笔有如神助?我只能作如是猜想。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155.jpg

尹先敦国画《乐园》

书体入画,精在笔墨有道。准确地说,先敦首先是书法家然后再是画家。换句话说书法开辟了他的艺术大局,绘画则是后起之秀。因为内乡雅称菊乡,先敦曾把菊花画得遍地灿烂,转画鹤后又把鹤画的仙姿百态。这种成功固然包含着勤奋和悟性,而得益于书法功底的相助无疑是其中的门道。书与画同质而异体,书法注重气势、意态和韵律,是较为抽象的艺术,而中国画的意境、墨韵和线条本质上透露着书法艺术的审美意趣。书画同形亦同神,“书画同源”高度地的概括了这些内容。先敦的书法功夫早已炉火纯青,篆隶最能体现他的大家手笔,行草则丰富了其中的内涵。他以书体入画,多以中锋用笔,线条圆润流畅、笔意顿挫有变,使鹤的造型丰满生动,一展“瘦不露骨,丰不垂腴”的美感。甚至,颈部和尾部的墨色也以中锋一笔润出,手腕功夫一目了然,从这些笔意中我体会到的是画家用笔的自信和挥洒的自由。我还注意到先敦的笔在白宣上走的步步为营,笔笔用心,原来他的画是写出来的,即便是大写意也胸有成竹,笔法得当,聚散有度、章法不乱。一个写字诠释了画家书法用笔的精道之处。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201.jpg

尹先敦国画《松鹤遐龄》

从更高的意义上说,笔墨不仅仅是技能,更体现着形而上的一种精神。先敦的书法于传统中下过大功夫,在二王、颜柳、米芾、邓石如等古人圈里历练多年,这些古代大家的艺术思想和书法神韵已经融于他的作品深处,婉转到绘画中就成了意境和意韵。纵观先敦的多幅作品,整体感受到画家在创作时,大处大胆着手,布局大气;小处小心收拾,细节生动。大作气势磅礴,小品富有情调,而无论大作小品,都注重立意,认真布局,讲究章法笔意。
德艺双馨,贵在修养滋润。先敦作画多有自题诗,是补白中的雅致也是诠释画意的手段。他的诗看似随手拾来实是心得所致,既有抒情言志的内涵又遵循诗韵应有的格律。我对格律诗曾有过向往,终究因为缺乏意志被其中的规矩挡在了门外。先敦兄却杀将进去,双韵并用、今韵当先,让千余首诗组成故乡之情、岁月之梦和画中之意,吟唱着时代的大美至爱。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208.jpg

尹先敦国画《松老鹤声多》

当我得知先敦书画作品中的用印有不少是自家所治,内心更是叹为观止。懂金石的朋友过目后说布局得法、刀功老道,非高手不能。我从朋友外露的表情中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认可。
在艺术界诗书画印皆能的艺术家为数并不多,先敦却做到了。他将自己的才学以艺术之美的方式奉献于世,书画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展览;出版书画作品集、诗歌集等专著二十余部,可谓著作等身。我曾听说过他拜师学画的故事并为之折服。做为一个学养深厚、功成名就的书法大家,谦逊地去拜师学画而且学的认真、执著、不耻下问,此乃真性情所致,大志气使然。从这段佳话里可以窥斑见豹地领略先敦兄追求艺术的率真和为人处世的态度。热爱着勤奋着不断追求着,这何尝又不是一种精神和情怀升华的过程。从众多评说他的文章中我概括出一种的品格,为人坦诚、为善是举、重情重义、博爱天下,我誉之为君子风范。人品即画品,作画先做人。这是一种大辩证的关系,是决定绘画品格的重要因素。

微信图片_20200706115214.jpg

尹先敦国画《松风鹤韵》

正是因为有金石、书法、诗词、审美、文史的理论修养作为支撑以及人品和艺德的领先优势,使得先敦兄的绘画拥有了底气和地气,拥有了深度和高度,拥有了品味和地位,也因此拥有了未来。
(作者系苏州市作协副秘书长,苏州市小说协会副会长。作品曾获省、市五个一工程奖、叶圣陶文学奖。)

分享到: 编辑:韩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