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相峰:童年旧事

2020-07-31 16:40:21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4635 分享到:

在我的记忆里,童年有趣的事儿可多,现在回忆起来,好似秋葫芦晚瓜——一嘟噜俩仨,成串子、扯不断地涌到脑子里,那个清晰劲儿,仿佛刚刚发生,好像就在眼前。

童年夏日的午睡是父母、老师的要求,于我是极不乐意的。为了那些好玩儿、有趣的事儿,和父母、老师说瞎话(就是说谎)。说谎话就是品质不好吗?似乎为了那有趣好玩儿的事,说谎的性质也没有那么严重。

小时候夏天的中午,我们不睡觉,借着一个中午,能玩出好些有趣的事儿。

钓青蛙。青蛙的小名儿叫蛤蟆,我们小时候,没有生态环保的意识和要求,后来上学到高年级,学自然常识,才知道青蛙是益虫,是不能捕杀的。小时候,我们那里夏秋种的稻谷,是水田,青蛙很多。夏日的夜晚,蛙声一片,此起彼伏,颇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韵致。

谷子黄梢,蛤蟆上钓。夏天的中午,也是钓蛤蟆的最佳时刻。午饭前,父亲还没有干活回来,我先把钓竿儿拿到院子外边,放到隐蔽的地方。我的钓竿儿是自制的,钓线用一根结实耐用的细线就行,一头绑在钓竿儿,一头拴上金属丝制成的钓钩。钓钩找一截细金属丝,一端磨得极细而锋利,弯成一个钩儿,一端与钓线连接,钓具就完成了。

吃过午饭,父亲一眼不见,我就溜出了家门,拿上钓具,兴冲冲地跑去早就想好的地方。钓蛤蟆绝对也是技术活。垂钓时一要静、二要稳。静就是要耐住性子,能静下心来;稳就是不慌不忙,看到蛤蟆要上钩儿,不要慌张,更要沉住气,依然让钓钩儿不紧不慢上下有节奏地移动。青蛙受到诱惑就会对钓饵进行袭击,它一旦袭击成功,把钓饵吞到嘴里,我就及时用力提钩儿,那钓钩儿是极锋利的,只要一提,蛤蟆的嘴就挂在了钓钩儿上,它再弹跳都很难逃脱,而且在空中越弹跳钓得越紧牢。当时钓到的青蛙,都成为我们的美餐,现在想起来,真是罪过!

逮知了。一到伏天儿,知了也是很欢实的主儿。越是在极热的天气,大人们昏昏欲睡时,知了似乎就聒噪得厉害,叫声一阵高过一阵。我们有时候就捉知了,知了的幼虫是蛹,刚变成知了从土地里钻出来,这时候的知了还很嫩,可以用食油煎炸熟了吃,是一道美味佳肴;刚出土的知了还蜕一层薄薄的壳儿,是一味儿中药,叫“蝉蜕”,和另一味儿中药“灯草”在一起熬水,治疗小儿“惊厥”。知了蜕了一层薄壳儿,爬上树,只需半个晌午就变为成虫,可振翅高飞了,且叫声响亮。

捉知了的工具也是自制的,找一根长长的竹竿儿,再揪几根牛尾的鬃毛,找一根牛尾毛,绾一个活结的套儿,然后拴在长竹竿儿的一端,工具就做好了。然后去找知了,知了一般都是趴在杨树、榆树、椿树的枝干上,在树下举着长竹竿儿,把牛尾毛绾成的套儿罩住知了的头,往下移,等知了的头一进绾的套儿里,就猛收竹竿儿,套儿一收,知了就挣扎,越挣扎越紧,在竹竿儿上飞着,知知了了地叫。牛尾毛绾成的结很容易松开,一旦套住知了就赶紧收竹竿,捉了知了,装在编成的笼子里,挂在树枝上,让它使劲儿叫,玩到不想玩儿了,再把它放飞。

抓知了简笔画(第1页) - 一起扣扣网

抓鱼儿。前面说了,我们那里是每年都种稻谷的,种稻谷就有水田。有水田,就有水沟汊子,那时候,用农药少,水沟汊子里就经常有鱼儿,成群结队,活蹦乱跳。我们村的稻田的水源是挨着稻田地的外河的地下水渗出来的,稻田沟里长年有水,就免不了有鱼。挨着稻田的外河一到夏天隔几天也会涨水,河是白河的支流,夏天即使不涨水,也是长流水。河水是极干净的,干净到可以用手掬捧起来直接喝。夏日的晚上,大人们领着孩子可以在河里洗澡。

这河里的水清澈见底,这河里的鱼儿也是极干净的白条鱼。夏日午后,在这河里捉鱼儿也是非常有趣的。因为涨水时冲积的许多水坑里,有时就有不能再回到大河里的鱼儿,我就用箢子(一种担土粪用的工具)去罩鱼。有时,从某一处上游封个沙埂,让水流改道,再把下游的水用盆子或铁桶把水舀倒在下游的埂外头,鱼儿就旱在了河床上,只能是人间的一道菜了。那时的鱼儿特别多,特别容易抓。每每想到抓鱼的情景,真是乐不可支啊!

童年的趣事,还有很多。到了我的孩子的童年了,生活在城里,马路是柏油的,街道是水泥的,高楼是钢筋混凝土的,孩子除了玩积木、电动玩具外,真不知道还有哪些有趣的玩法儿。记得有一次,儿子非常高兴地回来了,说了一件他认为最有趣的事儿,说是幼儿园搞活动,让孩子们踩气球,看谁踩爆得多,他说他踩爆了五个气球,那高兴劲儿,倒让我心里同情起他了:这与我童年的有趣相比,算有趣吗?

现在不是提倡乡村建设要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嘛。可惜,我现在回到老家去,山能看见,可惜是光秃秃的山,家门前的小河早都断流了,夏天也会涨水,但水却留不住。涨水一停,河水就干,河床上就长些萋萋青草。

乡愁还记得,那是对童年的回忆。可是孩子们或下一代人的山水乡愁还有吗?也可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乡愁吧!

分享到: 编辑:实习生 李妍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