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方:忍冬

2020-11-20 10:27:28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0633 分享到:

那时,只知道你叫二花,一种清热解毒的中药,一个我以为俗气的名字。

这个季节,故乡小山上的忍冬还在开花吧。或许故乡已没有了它栖身之地,因为采石人早把小山吃掉了一半,随之消失的还有山腰那片竹林、那从山上深入小河中的一片大石壁,还有那些开着各色花的草药、郁郁葱葱的树林、山脚下小河里孩子们的嬉戏。

可是,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消失的。

忍冬,究竟是谁给你起的名字?尽管你有不少的称谓,但从来没有如这个名字让我怦然心动。最早见到你,是几十年前。那时,我仅知道你其他名字叫二花、金银花。至于双花、银花、二宝花、双宝花一概不知,更不用说你的藤也是药,居然有一二十个名字。

news_151693905518 (1).jpg

第一次见到你,是把你泡在茶杯里。沸水中你慢慢把身体舒展开,上下翻飞,像长了翅膀的女神在跳舞,累了,就静静躺在杯子底休息。开水的颜色慢慢变成绿色,过了一会儿,你把自己的身子全部打开,露出了本来的样子。刚刚还是皱纹满脸憔悴不堪的老太太,不大工夫就变成了面若桃花青春靓丽的美少女。浮在水面的你,沐浴了开水的热情,为爱沦陷了,慢慢往杯子底坠落下去。水的颜色由绿变成浅黄,打开茶杯盖,一股清香和着自然的泥土腥味,随着氤氲的雾气飘入鼻中。

多年以来,虽然常常接触,但我依然对你知之甚少,不知道你生存的艰难,不知道你生命的旺盛和生生不息。悬崖峭壁,山坡丘陵,梯田地堰,东西南北,处处都有你。你居然不喜欢肥沃土壤,反而对瘠薄土质更加欢喜。你卖力地把根扎进泥土,你用尽浑身力气,让自己的藤蔓汪洋恣肆地攀爬生长,历经风霜雪剑严相逼,挨过了冰冻三尺的酷刑,忍住了寒风刺骨的疼痛,兀自向四周努力攀爬,绿色的藤枝在萧瑟冬季给人以力量与希望、智慧与启迪。

喜欢你,忍冬!你的忍耐是一种修行、一种磨炼。当你忍受过了寒冬的磨难,度过了漫长的严寒,春的消息就飘然而至。你的坚贞不屈,你的恒久忍耐,终于让你熬出了头。于是,四月到十月,你的花一遍遍开放。你最初洁白如雪,纯净、自然、美丽,到了花期的最后,你竟能让生命再一次蜕变,悄然变成了醉人的金黄。

那些年,我一个人离开故乡,来到南方一陌生的城市打工。四处是冷漠的神情,工作紧张而又无趣,住在城市昏暗的地下室,每天都要提前几个小时,挤公交车上班。微薄的收入,人情的冷漠,领导的责难,同事的钩心斗角,思念故乡的愁肠,让我倍感孤独、无助、寂寞、凄苦。夜晚躺在冰冷的床上,总会想起故乡的忍冬花。每个深夜辗转难眠之时,也总会泡上一杯忍冬茶。看它在热水中浮浮沉沉,想象着它在瘠薄的土地上顽强生长,忍受过寒冬的肆虐,直到春天到来,最终与它温暖地相拥。

喜欢你,忍冬!独自挺立山间,忘却尘间的浮华,悄悄地开。不与桂花争香,不与菊花争酷,不与翠竹竞拔。身下一锥之地,任凭风吹雨打,阳光下熠熠生辉,微笑着面对尘世的苍茫,用最诚实的真爱去呼唤春天,等到与春拥抱的那一刻,你用全部的生命和爱去回报,几乎不停地开,你的花、藤蔓都能入药,像多才多艺的明星无偿地给人们义演。

我不知道,该不该学你的模样,忍冬!也许风雨之后未必都是彩虹,风霜雨雪之后依旧是寒冬,但春天一定也会不容置疑地走来,相信有一天,你的生命定然会无限精彩。不管怎么说,总要开花吧,哪怕是悄无声息地开,默默无闻地落。哪怕开出的是一片狗尾巴花,也一定会在风中摇曳生姿。

接近知天命的年纪,也如忍冬走进了冬季,经过了风,走过了雨,可生活依旧要继续。每天忙工作、家庭、生活,照顾父母和妻儿,在锅碗瓢盆奏鸣曲里把锋芒藏起,努力地忍着所有的不公、委屈,努力让自己生命的藤蔓保持着常绿,即使身处冷霜冰雪里,即便等待遥遥无期。

喜欢你,故乡的忍冬!纵然冬天是那么漫长,纵然风霜雨雪是那么让人感伤,即使是离开了世代生活的故乡,但何处不是你的栖息之地。只要有一丝立锥之地,你就依旧会傲视风霜雨雪。你的花开遍山山岭岭,然后在翻滚的药锅或滚烫的开水里奉献自己。

冬夜,屋外,寒星点点,冷风刺骨,天寒地冻。“犹堪倚长夜,独味忍冬花。”漫漫长夜里,我捧着茶杯,看着你再一次盛开在沸水里,春天,就又一次被你的一朵朵小花映衬得更加清晰。

分享到: 编辑:实习生 崔俊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