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定业:家乡的小溪

2020-11-28 10:38:26 来源:龙腾南阳 点击量:11359 分享到:

u=1590020016,1474760042&fm=26&gp=0.jpg

约好的"五一"节回来,和我一起去阅览老界岭上的映山红,去采摘古朵山下的樱桃,去漫步家乡的小溪,去寻觅童年的风景,让心灵的小船荡漾在儿时的光阴之上……
如果说故乡是树的根本,那么童年的生活就是树根的小须。昔日同伴们无忧无虑的疯玩,留下了无数有趣的故事,在村庄的里里外外旮旮旯旯散落。那条蜿蜒在家门口的小溪,始终是流淌在我心里的河流,她永远也不会停泊,更不会干涸!
我的童年,是在小溪的伸展下走过了每个日日夜夜。有多长的小溪,就有同样长的童年。无论岁月如何沧桑、生活怎样奔波忙碌、城市再多的繁华不舍,割不断的是那份浓浓的乡情!即便是浪迹天涯四处漂泊,甚至是衣不遮身食不果腹,却依然深爱村庄的古朴庄重;爱看爱听家乡小溪的身姿与依旧的涛声。
我时常在记忆的相册里翻找,想找回儿时的童趣,最想找回的是:和你过家家的娇羞。
让我挥之不去的是:家乡的风、云、雨、山、林、村庄,和那汇成条条小溪的潺潺山泉。记住的地方,应该是乡愁吧!
谁曾想到暴发的新冠肺炎,让浪漫失去了色彩,世界出现了吠声,少了诗与歌的激情。原本是一个普天同庆的节日,因为疫情防控而不再匆忙,人少烟稀的静谧,恍如末日的来临!
人类应该敬畏自然,应该与之和谐相处,这是宇宙的法则。然而,大气、土壤、水环境的污染,过度开采、杀戮动物……生态岂能平衡?报应不期而至,病毒在舒适的温床上使劲繁殖,送给人类一个特别的礼物一一新冠肺炎。
好在中国人有大智慧;有凝聚力;团结的力量谁也战胜不了!生产在发展的脚步声中复苏,生活在回归中慢慢正常。
新事物、新业态在灾害面前诞生,如银行网络的消费成为新的时尚。让人们宅在家里,不出屋门就能购得所需。却忙坏了快递小哥以及做此产业的员工。
可不是吗,家乡的小溪仍在欢快地流淌着……


宅在家里久了,就想外出走走,否则,会憋出病的,更何况是"五一"假期呢!
由于你没能践约,我只好独自前往,顺着门前的小溪慢慢地走着,让小溪绰约的倩影,存放于灵魂的书屋内,便于在今后的日子里查找,分享给相逢苦笑的你。迟来的雨并未冷却,依然滴落在潺潺的小溪中。因为,青梅竹马的记忆太过深刻了。
家乡的山谷很多,山谷里的泉眼也就很多。叮咚的泉水,知道前方的路很远,只有走进大海才能实现梦想。因此,选择滴水穿石的坚强去汇就小溪。汇聚的那一时刻,让我惊叹,幼小的心灵懵懂了集体的力量和目标的远方。
小溪顺着山谷而下,弯弯曲曲的姿态,绘画出人体血脉的图谱,印在了山里人的脑海里。清莹莹的溪水撞击着溪中的石头,发出哗哗啦啦的声响,谱成了一首好听的歌曲,优美的音符在山里人的心上不停跳跃!
小溪是山里人的脉络,是山里人的命根。岁月的光景,少不了石缝中沁出的泉水殷勤地滋养。住在陆地上的生命,都是小溪给了他们宽阔的河流,进而给了他们博大的胸怀!
山村的耕地少而瘠薄,地块不大高低不平但错落有致,分布在小溪的两旁。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惜爱土地,而去精耕细作。小溪就忠诚地守望着土地,闻着泥土的芳香,迎接着黎明的曙光,让耕作的主人年复一年地夏种小麦,秋种玉米、稻谷、大豆、芝麻和红薯。种植庄稼,就需要小溪地浇灌。山谷的落差较大,在小溪的上游或泉眼边垒一处堰垱,修几里沿山坡根走的小渠,才好让泉水的甘甜流进庄稼的肌体里……有几条小溪,必有几处堰垱,必有几条小渠,也就有了山间亮丽的风景。
可能是山水含着的矿物质较多;或者是山谷间昼夜温差较大;也许是山里人干活拙实不会惜力,在小溪甘露般的浇灌下生长出来的粮食比平地里的香甜,蒸出的馒头格外好吃,熬出的粥特别好喝。这些粮食及特产就成了养生的绿色食品,获得了城里人的青睐。电商网购,把山里山外的世界紧密联系起来。丰收的喜悦,在山里人的心中荡漾……
由于山高路陡,劳动的强度就大,流出的汗水就多,泉水就成了山里人止渴的琼浆玉液,大人小孩男人女人,渴劲一来,在溪边双手一捧就喝起来。暮归的牛羊,特别是耕地的老牛,趁势把头扎在溪水里,嗞嗞地痛饮。偶尔抬起头来哞叫一声,如同高铁进站时的笛声。更有撒欢的牛犊、羊羔,撩开蹄子在溪边狂奔,溅出的水花往往湿了过往的行人。
山里人爱在小溪边的枫杨树下乘凉,爱坐在溪边的大石头上把脚踩在水里海阔天空。常见年岁大的爷爷和年长的叔伯,一边吸着旱烟,一边用手搓着腿脚上的泥灰,一边讲着山里山外的新鲜事情。偶尔还能听到一些爆炸性的新闻。
山里人吃水方便,家家户户在宅前的小溪边临路之处掘一口不很深的小井,随便拣几块石头把井口固起来,成为了永久的水源。奶奶、婶婶、大嫂们,常提着篮子在溪边、井边洗菜洗衣。棒槌锤衣裳的啪啪声,久久回荡在山间上下……


有小溪,就有生命,就有小鱼、小虾和螃蟹。小伙伴们经常跳下水里扑捉,贪捉到忘记回家吃饭,湿了衣裤也不觉得凉。捉鱼要讲究技巧,否则,一无所获。鳝鱼喜欢藏洞,甲鱼爱钻砂中,鲫鱼混入浑水,螃蟹常呆在石头下面,虾游戈在水草之中……小伙伴们大都深谙此道,逮鱼就成了拿手好戏。把捉上来的鱼和泥鳅用栎叶、麻叶包裹起来,放到灶膛内烧吃是最好的大餐。用摸住的甲鱼和鳝鱼煲汤喝,是营养极高的补品。鹅鸭也时常跳在溪流间,游走在小溪中不时地寻觅,高兴时扑楞着翅膀嘎嘎嘎地叫着。吃小鱼小虾小蟹产下的蛋营养价值极高,腌出来的鹅蛋和鸭蛋也就成了招待贵客的美味佳肴。童年的我很少有这样的口福。生日之时,母亲才给煮上一个,祝我生日快乐!盼望着我健康成长,好早些成为父亲的帮手。
小溪的水边或荫蔽处,长着许多野菜,那是山多地少地方农民的菜园。有芨芨菜、红杆菜、水芹菜、水莴苣……味道特别嫩鲜,不仅给足了人体必须的各种营养,另有防病保健的功效,这可能是山里人长寿的秘诀。
长在溪间的田埂上、山坡根和房前屋后的樱桃、核桃、栗子、毛桃、柿子、杏李、山楂、酸枣树,开花时节姹紫嫣红香飘多里;成熟之时果实累累挂满枝头,观之口水直流。在粮食紧缺的年代,除少数果子鲜食之外,多数被制作成了果干果脯存贮起来,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当作口粮充饥,去度过荒灾。爬树偷摘果子吃,也就成了儿时孩子们的家常便饭。许多时候果子还没有成熟,馋得难忍之时,就偷着去摘,饥不可耐地往口里填,常会酸得上牙不打下牙,嘴唇滋滋的吸溜。青柿子埋入小溪的沙窝里,并盖上个小石头留下记号,待上个五七天就会发甜,找起来方便,吃起来是相当的可口。来不及等到核桃六月六灌香油的季节,就抢摘下来,用石头砸去青皮的外壳,嫩嫩的果肉解决了口的贪婪……山里的孩子们都有这一手,清香的味道时至今日仍然感觉着存留在手上。
在小溪傍的丛林中,常会挂着蜂窝。有野蜜蜂、狗屎锭、长腿燕、葫芦包……稍有不慎常会引来乱蜂蜇头。割草、砍柴、摘果、放牛时都必须注意,一但被蜂追着,就不能飞跑,应立即爬在地上不动,民间有俗语叫:蜂是一只眼,越跑越肯撵。话虽如此,每年的夏秋两季仍有被蜂蜇的事件发生。轻的,用肥皂水或白碱水清洗蜇处消肿止痛;重者,需要送医院里治疗。听老辈们讲,在过去医疗条件差的时候,还出现过蜂蛰死人的事件,惨状不忍目睹。当然,遇到了野蜜蜂的巢穴,是一件幸事,就有所收获,快乐的屁颠屁颠,会叫着跑回家去,带上有取蜂蜜经验的大人,把蜜汁取出来,去街上叫卖换钱买本买笔、或是买些油盐针线使用。而多数情况,是留在家里给人治病。
小溪边的山坡上,生长着许多草药,成为山里人的药店;生长着许多能食用的野菌,成为山里人改善伙食的珍品。遇着个头痛脑热小病小疾时,去采挖几样草药,洗净后用溪水煎熬成汤,喝几大碗就立见成效,身体很快康复。在农闲的时候,跟随着大人去山上挖药,除了留足用于平时的治病之需外,绝大部分卖进到药材收购铺里。至今,我还能背出好多中药材的名字来,什么茯苓、猪苓、灵芝、天麻、杜仲、柴胡、连翘、茵陈、车前子、蒲公英……遇到了还能认出来。在连绵阴雨过后,大人们时常带上我们,提着箩筐上山采撷野菌。家乡的山野菌种类很多,能食用的有白蘑菇、红香菌、羊肚菌、长腿菇、野香茹、地曲连、木耳、树楸、拳菜……偶尔吃上一顿可以解一解嘴馋。母亲把晾干后的野菌装进袋子里存放在高处,招待客人和过年过节时食用,而多数进入市场销售。羊肚菌就很珍贵很值钱,一公斤能卖到千元以上。挖药卖药、采菌卖菌,成了山里人生活当中不可缺失和经济收入的部分来源。
这正是我们经常说的: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有小溪,就有水潭。水潭的形成是在洪水季节,还需要有一个石坎和一处平缓的谷地辅助。山洪暴发之时,湍急的洪水往往碰撞在石坎的壁上,打旋后带着此处的砂石泥土再流向下游,待雨停洪降之后,水潭就呈现出来。水潭形成的过程,是小溪羁傲不驯的时候。
村边上的水潭,连接着日寇兵败之地马鞍桥山边的小泉。叮咚的溪水顺着山谷一流水进入潭里,在她吃饱喝足之后又流向下游的水潭里。水潭吸纳着小溪,小溪充盈着水潭。一个接一个的村庄水潭,连绵不断地流入重阳河,又移步进入丁河,而后汇入鹳河,流向丹江水库。最终,归宿到那无边无际的大海之中。
山里的水潭,实际是水坑,平地人叫做水塘。水潭的形状多为圆形和椭圆形。面积不是很大,小则几十平米,大则百十几个平方。深浅不一,浅则几尺,深则丈许。水质很好,清澈见底,可见数量不等的鱼群来回游走。这些野鱼长不很大,大约在筷子长以下。小伙伴们常用石头砸或棍子打的方法去捉,聪明点的孩子会自制一个钩子、掛上粪堆里挖出来的蚯蚓去钓,往往都有所收获。
水潭的边上,有一处高石坎,成了男孩子练习跳水的跳台。三伏天赤日炎炎,男孩子们三五成群,去水潭洗澡嬉戏。脱衣之后的第一件要务,是先尿泡尿用手接住,顺势抹在肚子上,这样可以防止潭水过凉击坏了肚子而引起痉挛性疼痛。然后入水,姿势各异:有的站在高石坎上往下跳;有的一跃而入一头扎进水里;有的缓步由浅走深……游泳的技术是大人所教,狗爬式的在水中双脚乱踢腾,水花打的很高。更有调皮捣蛋者,常会欺负年小体弱的,或按着头浸猛子;或踦在背上演哪咤闹海;或双手劈头盖脸的豁水……一玩就是半天。对于提前上岸的伙伴,往往在穿裤衩子的时候,被水中的同伴抓一把青泥沙甩一屁股或是一脊梁。上岸的前提条件:必须洗放屁一一也叫洗透。恶作剧的结果往往是上了下,下去了再上来。笑声、哭声传播很远……
家乡的农村比较封建,夏日时的女孩子就不能象男娃娃们那样赤皮露胯,更不许光着屁股蛋子下潭里洗澡。只能在小溪里洗洗头、洗洗脚,照一照倩影,用小毛巾擦一擦身子,采一朵小花插在了头上,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懂事的女孩子常会坐在小溪边上的树荫下学做针线活,帮助母亲做些家务。偶尔不慎遇上了正在洗澡着的男娃们,情景十分尴尬,往往会遭到一顿起哄。这时候女孩子的头弯到了胸前,红霞飞上了脸颊,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身后留下来的,是长时间的笑声……
家乡的水潭,是男孩子夏日的天堂,一切烦恼和燥热都化为乌有,给予的是天真无邪的笑容灿烂。
水潭傍边,长有很多相对高大的树,有很多小鸟在上边筑巢,宛转的歌喉会吵醒春天,让人们忙碌起来。七彩山鸡往往在浅山坡的草深处建窝产仔,带着小仔在山野里练习飞跑。雉鸡偶尔也会遇到,红黄的羽毛亮的刺眼,飞起来好似一团彩球在抛跳。清晨或黄昏时,鹌鹑叫的更加响亮,头顶上有撮毛的叫天常与之拉歌争宠。黄鹂、八哥、腰子、斑鸠、喜鹊、布谷鸟、扯鼻叉、黄瓜骨辘……还有很多不知道名字的小鸟,扯着嗓子鸣叫,让小溪流淌的更加欢悦。麻雀和乌鸦常会群飞,喳喳喳地吵个不停,给家乡的田野增添了鲜活,让大山不再寂寞不再沉睡,一切都在运动之中……常有淘气的男孩子爬树掏鸟窝逮小鸟拾鸟蛋,惹得成鸟撕心裂肺的扑楞着翅膀叫欢,绕着树顶上下翻飞,善良的大人会喊骂着让他们下来,脱下脚上的鞋子拍打他们的屁股,一溜烟的逃窜常惹得围观的男女老少一场哄堂大笑。这笑声,久久地在山间回荡……
当太阳落山之后,大人们会担着箩筐到水潭边上淘草,淘净晾干之后用铡刀铡碎,放入牛槽中拌些麸皮让牛憨吃。这时候老爷爷爱静静地蹲在牛槽边的脚地上,喜滋滋的看牛的味美吃相;闻青草的香清味;听牛吧嗒吧嗒的咀嚼声。老奶奶往往迈动小脚,一扭一扭的在堂屋和厢房、院内和院外地张慌,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吆唤着,撵着鹅、鸭和鸡子入笼上宿。小黄狗在院门前,屁股坐着地、昂着头、伸着红舌头,眼睛直视着家门前的那条小溪,仿佛是在欣赏生命的交响曲……
夜深人静的时候,草鹿、野羊、果子狸、狗欢子……这些野生动物会到小溪边上饮水。野猪在炎炎夏日趁着月色,到水潭里洗澡纳凉,窜到庄稼地里忘我地贪吃。一群野猪就是一个家族,一夜之间会啃坏一块地上的庄稼,啃得农人不得不埋些胡子蛋炸或铁套圈拴,土枪土炮去打。不同品种的蛇类,在冬眠之后的夏日里更加活跃,脱下的外皮叫虫退是治病的药材。常常会有人和牛羊等被毒蛇咬伤,救护车的唉哟唉哟之声,给山里添加了点稍许恐怖,令人心悸!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颁布,让山里人懂得了生物链生物圈的重要,懂得了保护动物就是保护人类生存家园的意义。新举措新行为让野生动物慢慢的多了起来,成了家乡小溪的伙伴。


春日里,风的力量催醒了大地,吹来了桃红柳绿,让小溪从冰封中醒来,亮起了嗓子,一路欢歌而去!又一个分明的四季,将开始形影不离地伴随着小溪……
夏日的草知了落在小溪边的草丛中吱吱吱地叫个不停,与村庄大树上的土知了遥相呼应,吵得山里的夏天沸腾起来。秋天的柿子树一头黄红,与坡上的山楂、酸枣和着溪边田间的稻谷、玉米,画出了山里红红火火的丰收景象,印在山里人喜悦的心坎上……当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之时,冬天随之而来。瑞雪把大山裹得严严实实的时候,小溪一样全身洁白如玉,象娇羞的新娘藏在了白纱之中,等待着春天的到来,好忘情的奔放在花的海洋世界里,给山里人带去希望和活力。
天上有个月亮,溪中也有个月亮;天上有个太阳,溪中也有个太阳。小溪,拥着明月入睡,披着朝阳醒来,上挨着星空,下接着大山,一头连着泉眼,另一头连着大海,小溪就是大山、大江、大河、大海和上天的女儿。千丝万缕的天生亲情,谁也不能割断,谁也不能扯开。
冬去春来,夏归秋至,小溪永不停息、风雨兼程,守护着大山、守护着农田,见证着村庄的变迁、见证着我童年的时光。不管未来她的命运怎么样,我都会永远的把这份挚爱埋藏在心底。
家乡的小溪,养出了山里人的勤劳与朴实;养出了山里人的纯真和清欢。
家乡的小溪,给了我儿时的欢乐;给了我童年的梦想;给了我人生的追求!
家乡的小溪,一直不时地复原我心灵的伤口,浇灭我心头的怨愁!像一支奋进的号角,激励我不断的砥砺前行!
兀自间,我耽心有一天小溪突然干涸了不再流淌了,我是否会从童年的梦中醒来呢?!


写于2020年6月

分享到: 编辑:王笑荷

相关新闻